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神医萌妃:妖孽帝君太腹黑》妖孽帝君的神妃 激H 神医萌妃:妖孽帝君太腹黑SM

更新时间:2021-03-23 04:00:52

《神医萌妃:妖孽帝君太腹黑》妖孽帝君的神妃 激H 神医萌妃:妖孽帝君太腹黑SM 连载中

《神医萌妃:妖孽帝君太腹黑》

来源: 作者:锦绣葵灿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秦皇后,洛千墨

火爆新书《神医萌妃:妖孽帝君太腹黑》是锦绣葵灿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秦皇后,洛千墨,书中主要讲述了: 方清悠准备打水洗漱,才出了房间就发现厨房里亮着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方清悠准备打水洗漱,才出了房间就发现厨房里亮着火光,便知道是任氏正在为她做早饭。

心头一暖继续向前走,她又看到院子里晾着一杆子衣服,这些衣服大概是昨夜洗的,上面还残留着一股淡淡的皂荚香气。

其中一件衣服正是她昨天穿的方润亭那身旧衣服,只是那被磨破的裤子已经被缝补好了,线脚很整齐平整。

不用说,这些都是任氏做的。

这时,任氏从厨房探出头来:“悠儿,娘烧好热水了,饭也已经好了,你洗漱完了就吃饭吧。”

方清悠的鼻子不禁一酸,虽然家里很穷,方润亭摔伤后更是一贫如洗,可是任氏还是尽力为她提供最好的生活。

方清悠握紧了拳头,她一定要好好努力,一定要让任氏和方润亭早日过上好日子!

等着方清悠吃完饭,天已经蒙蒙亮了。

方清悠告别任氏后,便前往了南关县。

不过,为了让任氏相信她是去采药的,今天她还刻意背上了家里的小竹篓。

走出家门后,方清悠一边赶路,一边挽起了左手袖子。

昨天累了一天,所以昨晚她睡得很熟,可是夜里有一会她感觉到左手前臂处格外刺痛,如同针扎一般疼,将她都痛醒了好几次。

只是夜里房间太黑,她无法看清前臂的情况,不过为自己把脉时并未发现身体有什么异常。

此刻,方清悠再看左手前臂,就看到那里没有一点损伤,于是又仔细地为自己把了把脉,结果依旧是身体没有问题。

查不出来什么,方清悠只得将衣袖重新放了下来,或许昨夜那刺痛感只是自己的错觉罢了?

方清悠很相信自己的医术,不过却是不知,就在她刚刚放下衣袖的那一瞬,她觉得前臂刺痛的那处竟是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淡紫**案突然冒了出来,若隐若现。

那图案,看起来就像是一滴水滴。

不过,这图案的闪现只持续了几瞬时间就消失不见了,就好像它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在方清悠前往南关县的时候,八皇子府外一辆奢华的马车刚刚出发前往皇宫。

这马车里的人,正是洛千墨,随他一起的依旧是玄青和玄朱两人。

洛千墨的马车一路通行无阻地驶进了皇宫中,这是其余皇子没有的特权。

只是,洛千墨先去的地方并非是皇上的明政殿,而是秦皇后的德容殿。

“八皇子到!”

洛千墨到达德容殿的时候,秦皇后正在殿中抄写佛经,听得宫人高呼,立刻放下手中的笔,满面笑容地迎了出来:“墨儿,怎么你过来也不事先派人来打个招呼?”

那眉梢眼角间,皆是柔和,看起来真的好像一个慈母。

若是有人能看到秦皇后昨夜脸上那阴狠毒辣的神情,定是无法想象那时的她和此刻的她是同一个人。

洛千墨本是神情淡淡,见到秦皇后时脸上才有了一丝笑容:“母后可是有何事?儿臣过来给母后请安,希望没有太晚。”

秦皇后语气更是亲切:“你过来看我,哪里会有什么晚。这德容殿,你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我没有什么事,只是若早知道你今天会来,我一定要准备一些你喜欢吃的点心。瞧我,差点忘了问你可有用过早膳了,要不我命采荷她们准备一些?”

说着,秦皇后微微一顿又问道:“可有先去见过你父皇了?”

洛千墨脸上的那一丝笑意,在秦皇后提到“父皇”两字时顿时荡然无存,甚至带着一股毫不掩饰的冷意。

“母后,我已经用过早膳了,你无需忙碌。我是过来看你的,自然不会先去见其他人。”

若是不知道的人见了洛千墨这般神情,都不敢相信他和皇上是父子,还以为两人之间有着什么深仇大恨。

见洛千墨如此冷漠,秦皇后一愣旋即又笑了起来:“罢了罢了,既是来看我的就快进来吧。”

在秦皇后和洛千墨落座时,采荷已经倒了两杯茶端了上来。

这茶汤色清碧黄绿,香气如兰,一看便是上品好茶。

秦皇后笑着端起其中一杯,递到了洛千墨面前:“墨儿,喝茶吧。这可是今年新产的黄山毛峰,昨日才送进宫来的,今天我们喝的这壶茶可是第一壶茶。你尝尝,看你可还喜欢?”

洛千墨端起茶杯品了一口,本来蹙起的眉头在此刻缓缓舒展了开来:“的确是上好的毛峰。”

将洛千墨的神情变化看在眼里,秦皇后望着他道:“墨儿,既然你喜欢,就从我这里包一些回去喝吧。”

“这样岂不是要让母后忍痛割爱了?”语气里,似乎含着几分儿子向母亲撒娇的调皮。

秦皇后瞪了洛千墨一眼,继而笑道:“哪里有什么忍痛,只要你喜欢,母后什么都愿意。”

“谢谢母后。”洛千墨似被秦皇后的慈爱打动,终于笑着点了点头,低头继续喝杯中茶,可那微垂的幽深眼眸中掠过了一道冷凛的寒意。

只是这寒意消失得太快,使得一直都在观察他神色的秦皇后根本没有察觉到。

喝完了杯中茶,洛千墨才道一句:“母后,我今日是来向你禀告县郊命案的进度的。”

洛千墨无意说着,秦皇后却蓦然变了脸色,看了一旁的采荷一眼,采荷和其余宫女、太监便立刻退了下去。

一瞬间,德容殿里只剩下了秦皇后和洛千墨两人。

“墨儿,后宫不得涉政。你父皇派给你的差事,你自然要回禀他,怎能告诉我?亏得这是在我宫里,若是被别人听到这些话该怎么办?墨儿,你且要记住,这样的话以后可绝对不能再说了!”

秦皇后看起来似乎受惊不小,洛千墨却不在意地道:“我本来就是因为母后才接了这案子的,如今案子有情况了,我自然要禀告给母后。”

秦皇后心头猛地一跳,这是何时的事,她怎么不知道?

难道皇上在暗中帮了洛千墨,所以他才能这么快就查出了什么线索来?

按捺住心头的惊异,秦皇后故作平静地问道:“墨儿,那案子有进展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