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嫡女天下:腹黑不为后》凤凌天下腹黑嫡女 无广告 嫡女天下:腹黑不为后穿越文

更新时间:2021-03-22 04:00:53

《嫡女天下:腹黑不为后》凤凌天下腹黑嫡女 无广告 嫡女天下:腹黑不为后穿越文 连载中

《嫡女天下:腹黑不为后》

来源: 作者:鸿雁锦书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静雪,张总管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鸿雁锦书原创小说《嫡女天下:腹黑不为后》,主角是静雪,张总管,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子时,夜空混混沌沌,大片大片黑云飘过,遮住月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子时,夜空混混沌沌,大片大片黑云飘过,遮住月华,突然一声惊雷爆响。

洛宁夕惊醒,正在此时,大风狂做,窗子被扑开,咣当一声脆响。洛宁夕柳眉微蹙,掀开锦被,正待起身,贴身丫头静雪急急而来,脸上还凝着雨水。

“姑娘,快起身吧,宫里来人了。”

洛宁夕心神一凛,侧头透过窗子往外看,腥风暴雨,心中有些惶惶然。

简单梳洗之后,洛宁夕穿一身淡粉色月光无边裙,身披火云白色貂毛披风,头发简单挽了一个髻,上插五彩玉金步摇,两鬓发丝垂落。

“静雨,静霜,你们两个前面掌灯。静雪,我们走。”洛宁夕命令道。

还没待她们出屋,苏云娘赶了过来,外面雨下得大,她全身都湿透了,裙摆还滴着水。

“云娘,你大病初愈,怎么冒雨过来了?”洛宁夕上前握住苏云娘的手略带着责备道。

苏云娘是洛宁夕她娘出嫁时从娘家带进府的陪嫁丫头,已许配良人,本来已经出府,但她夫君应征入伍,又赶上洛宁夕母亲临终托付,这才又回了府,做了洛宁夕这院的管事。

“姑娘,这大半夜的,怕是没有好事。”苏云娘担忧道。

“是祸躲不过,一切自有天意。”洛宁夕道。

接皇旨的事可等不得,洛宁夕吩咐静风扶苏云娘回屋休息,她带着静雪她们去前院接旨。

洛宁夕赶过去的时候,父亲和二姨娘三姨娘还有几个兄弟姐妹都到齐了,正跪候听旨。洛宁夕不着声响的跪在最后面,雨水马上侵泡了膝盖,因着前两天的伤,这一沾水,疼的刺骨。

父亲逡巡了一遍,最后视线落到她身上,眸光一冷,然后转回头去。

此时风云交加,电闪雷鸣,宫里来的老太监打开明黄色的圣旨。

“当朝太师有长女,贤良淑德,秉性柔佳,温婉恭俭,素有才行,特选入宫,常得侍从。”

“微臣,谨遵圣旨。”太师洛文英双手接旨。

“洛太师还有夫人们都快起身吧,这风大雨大的,可别伤了千金之躯。”宣旨的老太监弓着腰,笑得一脸和气的去扶洛文英。

洛文英握着老太监的手起身,“张总管才是辛苦了,屋里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老奴有责在身,就不叨扰了,太师让下人准备一下,请小姐入宫吧。”

“今晚就入宫?”洛文英不由吃了一惊。

张总管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并未多说什么。

“张总管,咱借一步说话。”

洛宁夕被静雪扶着起身,因着膝盖上的伤,她往前踉跄了一下。

“姑娘,小心。”静雪赶忙扶住了洛宁夕,气愤道:“那二姑娘可真狠的心,把姑娘伤得这么重!”

“静雪。”洛宁夕喝了一句,道:“无凭无据,不得胡说。”

静雪不甘的抿紧嘴,其实做手脚的是谁,大家都清楚明白,偏得老爷和那二姨娘袒护,谁也不肯出来为二姑娘主持公道。

前几日,大姑娘寻了个由头去二姑娘院里闹事,两人发生口角,两院的丫头婆子护主竟打了起来。这事传到老爷那里,他也不问是非曲直,只道二姑娘牙尖嘴利,治下不严,罚去祠堂静思己过。

二姑娘受了冤,但也没去老爷那里争理,这太师府里的主子下人都知道太师不喜这个女儿,只有老夫人疼惜,偏偏老夫人去上香还没回府,那二姑娘便连个说理儿的地方都没了。

二姑娘去了祠堂,往那蒲团上一跪,哎了一声,赶忙挪开。静雪上去一翻,不由倒抽一口凉气,那蒲团里竟藏着钢针,尖尖朝上。

本来二姑娘不想声张,但不知为何,两个膝盖肿了起来,那针眼处发黑,竟有些腐烂。苏云娘吩咐着小厮赶紧去找了京城里最好的大夫,那大夫一看直皱眉,让下人把钢针取了来,这才知道那钢针竟还下了毒。

又是去腐肉,又是涂药水的,二姑娘可受了不少的苦。就是这样,老爷知道了,也没来看过二姑娘,更别说惩治大姑娘了。

“夕儿,你膝盖上的伤还没好,又刮风下雨的,你怎的也出来了?”

洛宁昭瞅见洛宁夕,便急忙走了过来,一把搂住,把她带到了怀里,然后从下人那里取了伞给两人撑着。

这洛宁昭是三姨娘所生,本来是庶出,但因着大夫人已过世,他上面又没有其他兄弟,老夫人做主把他过继到大夫人那院,就算是嫡子了。

“老爷派人去喊的,姑娘倒是想不来。”洛宁夕还没说话,静雪先答了,话里还带着埋怨。

洛宁夕无奈,瞪了静雪一眼,道:“说话没个遮掩,看我不回去撕你的嘴。”

“静雪可是我派去你那里的Jian细,你可要好好待她。”洛宁昭打趣的说。

洛宁夕锤了洛宁昭一下,笑道:“你都说她是Jian细了,我怎敢再留,不如赏给你得了。”

“姑娘!”静雪急得跺脚,“你欺负我。”

这边言笑晏晏,那边洛宁烟看到这一幕,冷哼一声:“还真是姐弟情深,也不知道演给谁看的。”说完瞄了一眼身边的洛宁月,见她也如她一般气愤,便接着道:“月妹妹,你哥眼里可是有她没你。”

“贱人!”洛宁月气呼呼的说,“她娘就贱,她更贱!不过,烟姐姐,你马上就要入宫了,以后就成皇妃了,你一定要帮我出气。”

洛宁烟一笑,“我要让她跪在我面前,永远比我低一等。”嫡女又怎样,只要她进宫当上皇妃,甚至于那悬空的后位,到时候,她只有在她手下苟延残喘的份儿。

“哎哟,女儿,听到没有听到没有,你马上要进宫了,娘要跟着你沾光了,咱全家都得沾你光啊!”二夫人握住洛宁烟的手,激动的都哭出来了。

“娘,女儿一定让您享福,看这府里以后谁还敢轻视您。”

母女俩几乎要抱头痛哭了,洛宁夕看着倒觉得好笑了,那圣上与她父亲一般大的年纪,听闻身体还不好,此时召大臣之女入宫,却不知用意为何,是福是祸皆没个准儿,这俩人倒是愚昧的可笑。

洛宁宇听着也只是笑,低头用脚踢了一下,水花四溅,于是来了兴趣,踢着水花打发时间。

约莫着一刻钟的时候,洛云英和张总管从走廊深处走了出来,下面的人赶忙正襟立好。

“圣上眷宠太师府,即是如此,宁夕,你回去收拾一下,赶紧随张总管进宫吧!”洛云英说着看向洛宁夕,见她错愕的看着自己,他有些心虚的别开眼。

刚才,他问张总管宫里发生了什么事,张总管不说。他赶紧塞了一些银子,只问是福是祸,那张总管说了一句:挑个不心疼的,送进宫吧。

洛云英这句话如同一声惊雷,把下面的人全都炸开锅了。洛宁烟母女哭喊不公,三姨娘母女添油加醋,而洛宁夕身子一软落尽了洛宁昭怀里。

“父亲,长女应该是宁烟,为什么让宁夕进宫?”洛宁昭皱紧眉头大声问。

“混账!嫡庶有别,她一个庶女不配进宫!”洛云英爆喝一声。

“爹爹,你偏心你偏心!”洛宁烟哭诉一声转身往自己那院跑,经过洛宁夕的时候,狠狠瞪了她一眼。

“姑娘……”静雪马上红了眼,不知所措的看着洛宁夕。

洛宁夕稳住心神,抬头看向洛云英,伤心道:“爹爹,你当真恨我如斯?”

洛云英垂下眸子,“别不知好歹,快去准备,别让张总管久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