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冷王盛宠:贵女悍妃》冷王盛宠九王妃 YAOI 冷王盛宠:贵女悍妃年上攻

更新时间:2021-03-20 04:01:11

《冷王盛宠:贵女悍妃》冷王盛宠九王妃 YAOI 冷王盛宠:贵女悍妃年上攻 连载中

《冷王盛宠:贵女悍妃》

来源: 作者:月下长安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华颖,梁天赐

经典小说《冷王盛宠:贵女悍妃》由月下长安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华颖,梁天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十二月二十八,赫国鬼节。 用过午饭,吴妈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二月二十八,赫国鬼节。

用过午饭,吴妈帮华颖梳了**髻,发髻各缠绕一串紫色的穗子,正想再插一对簪子,华颖说:够了,头上戴太多东西实在麻烦。

吴妈困惑地眨了眨眼睛,还没来得及抗议什么,华颖早已离开了梳妆台。

在赫国,鬼节也是个大节日。

这一日街上会有各种穿着奇装异服的人,集市上也会有各种好玩的东西卖。因为戴了半罩脸面具,华颖心里毫无压力,反正人们看不到她的脸,也不会有人知道她是那个痴傻的华府五小姐。

这几日,风雪虽是停了,但天气相比之前更加寒冷。屋檐,树梢,街角还积着未来得及融化的残雪。

从边门出来,见到正门停了十几辆装饰豪华的马车,家丁护卫浩浩荡荡,看起来好不气派。华颖冷眼看着华家人一个个地从大门出来,由各自的下人服侍着上了马车。

吴妈心里略有些不平,凭什么华家其他的小姐出门这么大的阵仗,她家小姐连个最简陋的轿撵都未曾坐过,即便是个庶出的小姐,待遇也比五小姐好了许多,便露出一些愤愤不平的神色。

心想这样冷的天气,别的华家小姐坐在轿子上,总不能太委屈了自己小姐。

好歹拿个手炉让她五小姐捏着,总算也能御御寒。便叫华颖等她一下,转身又回去小院了。

华颖一身白色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红梅,用一条同样红色织锦腰带束住盈盈一握的小腰。披一领素色斗篷,虽然简洁,却显得格外清新优雅。

她将双手拢在嘴边呵了口气。

一阵铃铛的脆响,从人群里滚出一个镂空的银色小球,一路叮当脆响地滚到她的脚边才停下来。

随着一声粗咧咧却尤带童音的喊叫,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男孩朝着她跑了过来,站定,斜睨着眼睛,面带不善地上下打量着她。

“你是谁呀?把面具摘下来给我看看!”这样小的孩子,眉宇间隐约已经带了一丝蛮横,他皮肤黝黑,肥头大耳,一双原本便不大的眼睛被一脸的肥肉更是挤地正剩下一条缝隙。

华颖懒得理他,兀自别开眼睛。

“快帮小爷把银球捡起来啦。”

这个小男孩是华家大老爷长女之子,也就是梁国公府的五少爷。

面具下的脸微微一笑,脚尖微动,那球便“咕噜噜”地滚到别处去了。小男孩扭着肥硕的身材将银球捡回来,跑了几步,喘地大气不接小气,指着华颖骂道:“哪里来的贱婢,竟敢调戏本小爷。”

“天赐!”有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女沉着脸快步走了过来,穿一身金黄色的云烟衫,黄色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高高的发髻上斜插着金钗步摇,晃得人眼花缭乱。她拉起男孩的手,瞪了华颖一眼,万般嫌恶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跟傻子说话,免得沾染了傻气。”

华颖在这一世记忆里搜了一下,想起这华若芸乃三老爷的掌上明珠。在她的印象中,尽管见面次数不多,但每次碰到沈珀母女,华若芸伙同三夫人找借口奚落嘲笑一下她们一番。

她的眸子飞快闪过一丝戾气。

“原来是个傻子!”梁天赐朝她做了个鬼脸。

华若芸洋洋得意,“可不是么,也不知道她老娘从哪里来的,搞不好祖上三代都是傻子。”

说完这话,只见华颖的目光一凛,万年寒潭一般的冰冷的眼睛,紧紧盯着她的瞳仁。

少女被她的目光看着怔了怔,随即笑道:“哟--今天我才知道,原来傻子还会生气的,哈哈--好好笑。。想哭了吧,赶紧找你那个傻子娘亲去吧,一屋子的傻子。。”

手下一点点握紧,直到骨节发白。

突然间华颖微笑了起来,双目却在顷刻间变得异常冷冽。

只见她弯下腰,一手搭在梁天赐的肩膀上,微微地吸了口气。还没等华若芸反应过来,那原本拿在梁天赐手上的银球已经朝她急速飞了过来,正正砸在她的嘴上。

只听见她发出一声惨叫,待用手去摸嘴唇时,发现已经肿的老高。嘴角一阵腥甜,看来是口腔里面的皮破了,一张嘴便吐出一口血来。脑子里晕晕乎乎的,心想刚才那球好端端拿在梁天赐的手里。

害怕自己容颜被毁,又急又怒,来不及细想便一巴掌打在了梁天赐的肥脸上,想想还不解气,将梁天赐一把推倒在地上。

梁天赐被她一系列的动作给打蒙了,坐在地上好一会儿,才杀猪似般大哭起来。

他这一哭,引得跑过来一大堆人。

华颖趁机往后退了一退。

华若安看着儿子胖脸上,五道青色的手指印清晰可见,一边的脸已经开始肿了起来。不由气得瑟瑟发抖,恨声道:“是谁干的?”

“她--是她--”梁天赐指着华若芸,恨不得把手指戳到她的脸上去,哭得越发厉害,“母亲一定帮我打还。”

华若芸此时清醒了一些,用手遮住肿起的嘴唇道:“谁让你用银球砸我。”她凑到华若安眼前,“看,把我的嘴砸成这个样子。”

“又不是我砸的,是球自己飞出去的。”

“笑话,你让球再飞来看看。”

“就是球自己飞的,就是球自己飞的。。”

“你倒是让它再飞啊,快啊--”

华若安忍无可忍,大喝了一声道“够了!”将儿子从地上扶起来,交给Ru母:“送天赐回家,找个大夫好好瞧上一瞧。”冷眼盯着华若芸,一脸讥讽:“有些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都过了及笄的年纪,还愣是跟小孩子较起来真来。。我家天赐可是姓梁的,梁国公的外甥,可不是随便可以让人家打骂的。”

“哎哟哟--我的大小姐,您这摆的是哪门子的官威啊。”随着一声嗤笑,身穿蓝色华服的三夫人不紧不慢地走过来:“为了一点点小事,何必吵得人尽皆知。既是梁国公的儿媳妇,举止也该大方得体一些。这街头巷尾的传出去,愣是把大小姐传成了一个泼妇可不好。”

华若安气得脸色发白,反驳道:“一个及笄的姑娘家,出手打一个小孩,你做娘的也不管管?”

三夫人闲闲地笑了一声:“这个。。大小姐说得没错,管教的事情自然是有我这个娘来做,怎么都轮不到你这个堂姐。”

“你,你们!”华若安咬了咬牙齿:“好,很好,你们就这么欺负我。”她说着,扯住华若芸的衣服:“走,一起找NaiNai评理去。”她突然间好像想到什么,转过头看着华颖道:“你,跟我一道去见NaiNai,帮我做个证。”

吴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下子挡在了华颖身前。

“哎呦我的大小姐--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家五小姐连话都说不清楚,如何给您作证呐,到时候若是说错了什么话,徒徒惹得老夫人生气可就不好了。”

三夫人冷笑:“还想着拉个傻子帮你作证,到底是底气不足。”

华颖垂下眼,微抿的嘴角透着一抹冷笑,右手成掌,不动声色地却朝华若安的背影做了一个动作。只听“啊”地一声,华若安朝三夫人扑了过去,她的手在慌乱中扯到了三夫人的头发,然后齐齐滚倒在了地上。

三夫人后背硬生生撞在青石板上,痛的龇牙咧嘴,见华若安竟然敢骑在她身上,顿时失了往时的冷静,大叫一声,发疯似地华若安从身上扯了下来。

很快,华若芸参与了这场战斗,再之后是各自的丫鬟,婆子,家丁。。

放眼望去,发簪首饰绣花鞋撒了一地,一堆人殴成一团,夫人小姐们一改平日端庄得体的形象,个个龇牙裂目,面露狰狞,你扯我打,衣衫不整,发髻散乱。

吴妈看得目瞪口呆,“小,小姐,这可如何是好。”

“关我们什么事,这事自会有人料理。”她语气淡淡,伸手抚了抚袖口,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今天这样的闹剧想必很快就能传遍街头巷尾,不知道华老夫人听说后会不会气得半死呢?

“平日里他们都合起伙来欺负二夫人,今天看他们那样可真是解气啊。”吴妈跟在华颖身后,眼睛里透着一丝兴奋。仔细想了想,又觉得今天的事情实在太过诡异,她刚才就站在华若安的身边,当时的感觉好像是她突然间被一股力量重重推了一把,也因此扑倒在三夫人身上。

不觉看了一眼华颖,只见她的嘴角带着一抹悠然的浅笑,

华颖睨了她一眼:“放心吧,以后不会再有人欺负我们。”

一句话让吴妈心里更加笃定这一切都是出自五小姐的手笔。

她愣愣地点了点头,仿佛华颖的身上有一种特别的力量,能让她相信五小姐真的是可以保护她的,这样的五小姐真是令人喜欢啊。

赫国的鬼节,帝王要上告天地,百姓要祭拜祖先。

街上有穿着明黄色长袍的法师巡游,一手执木剑,一手执摇铃,一路走一路念念有词。后面跟着一大堆的大小道士,撒纸钱的撒纸钱,撒米的撒米。

这一天出门的女人都要带面具,据说是因为怕鬼王来到人间的时候,看到某个女子的容貌就喜欢上了,将她娶回去当小妾。

路上车水马龙,人头济济。街道两边都是叫卖的小贩。

华颖逛得正在兴头上,一身水青色广袖长衫突然挡在了她前面,往上看是唐奇峰坏坏的笑脸。一对细长的桃花眼正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手上捏着一把折扇,举手投足之间显得格外放荡不羁。

他猜出眼前戴面具的少女是华家五小姐,自然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