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金闺婉媚》金闺婉媚小说 天然受 金闺婉媚弱受

更新时间:2021-02-11 16:01:07

《金闺婉媚》金闺婉媚小说 天然受 金闺婉媚弱受 连载中

《金闺婉媚》

来源: 作者:清酒蜜桃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苏老爷,柳依依

新书《金闺婉媚》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清酒蜜桃,主角苏老爷,柳依依,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苏老爷何等人也,哪能真让婉媚忽悠了去。他肃了肃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老爷何等人也,哪能真让婉媚忽悠了去。他肃了肃表情,如常笑道:“嗯,婉媚,这个梦跟你泼水有什么关系?”

婉媚略有些尴尬,“是这样的,爹爹!昨晚在梦中,观音大士念我一片孝心,开示我说,我这几年的大运有些晦气,须得在佛前供奉净水,以此水洗手洁面,洒扫庭院,方能事事如意!所以我……”

苏老爷点点头,一副茅塞顿开的样子,“所以你便供奉了净水,后来洒扫的时候,不小心洒到了你二娘她们身上?”

“啊,对对对!还是爹爹最了解我!”婉媚小脸放光,嘟嘟哝哝道:“都怪我不好,一心只念着观音大士,没看清二娘和妹妹们……我知道她们都很生气,但我真不是故意的!”

苏老爷静静地看着她,她的声音是愧疚的,但是神情却一点儿也不慌乱。

他霎时明白了,这个鬼丫头,竟然并不掩饰她在撒谎,好像在等着看他到底会不会罚她!

苏老爷的眼神渐渐变得复杂,脸上忽然有了一丝浅笑。

奇怪,这丫头赌对了!他真是有些欣赏她这份小聪明的!起码她闯了祸以后,能自己想法子去补救,讲出来的故事还能自圆其说!

苏老爷目光转深,笑了一笑,“好了婉媚,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了,你先回去休息吧!等我问明了你二娘她们,再做理论!”

婉媚知道自己多说无用,便也释然笑道:“那好,如此便谢过爹爹了!”

她正打算告辞,却听得门外传来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呵呵,老爷!你怎地还在忙啊!”

除了六姨娘柳依依,谁还敢在仰贤堂如此大发娇嗔?苏婉媚嘴角微弯,几不可见地一笑,饶有兴味地看向门口。

果然,门外转出一个珠圆玉润、风姿绰约的身影,正是一身石榴色的柳姨娘。

她笑得轻轻巧巧,婀娜地走到苏老爷身边,飞着媚眼,软软地撒娇,“老爷!你都累了一天了,怎地还不歇息!人家难得下厨一回,做了几个拿手小菜,专等着你回来用饭!等了大半个时辰,左也不见你,右也不见你,饭菜可都凉了……”

美人在前,顾盼生姿,苏老爷很吃这套,立时将整天的烦恼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眯眼笑着,把柳姨娘拉到身边,拍了拍她的手,“呵呵,依依你亲自下厨啦?好好好,我这里很快就忙完了,过会儿就去绛云楼,尝尝你的手艺,一饱口福!”

柳姨娘却不依了,嗔了苏老爷一眼,倒向管家李德福抱怨道:“唉呀,我说李管家,今日到底是为了何事呀,把老爷折腾到如许时候?”

李德福的腰明显地矮了一矮,他太识时务了,一味地垂着头,并不接话。

苏老爷最满意的就是李德福为人有分寸。他开颜一笑,点着一旁的婉媚,叹息道:“呵,还不是因为这丫头么?她泼了她二娘和妹妹们一身水,怕是要害得她们卧病了。这不,她自己也知道错了,正在这里请罪呢!”

柳姨娘用香帕捂住嘴唇,扑哧一笑,“唉哟老爷,才多大的事儿呢!这件事嘛,我也有所耳闻。可巧赶上了这趟,老爷若不嫌弃的话,我倒想多说两句,也好为你分分忧嘛!”

苏婉媚默然而立,笑意加深。眼前的这一幕,正是她和柳姨娘事先合计好的——她先上演苦肉计,柳姨娘适时充当援兵。只不过柳姨娘巧笑倩兮,舌灿莲花,比她想象的更为得力。

苏老爷颔首而笑,“都是一家人,依依你有话就说吧!”

柳依依这才正了正面色,含笑道:“多谢老爷!其实今日早间在紫竹轩,我偶然见到后堂的观音像前供了浅浅的三盘清水,心里感到好奇,便随口问了大姑娘一声。大姑娘心情甚好,说是她昨夜做了一个吉梦——唉哟,那个梦可真真是好!……”

她说话的时候眉眼生动,明眸善睐,总带着几分夸张,但苏老爷偏生就是爱看。

他听到这里已是勾起嘴角,捻着胡须,微笑着打断道:“是了,这个梦我也听说了,便是观音大士在梦中开示了这丫头,对么?”

柳姨娘讶然挑眉,“呀,原来老爷你都知道了啊!”

苏老爷和婉媚都微笑着点了点头。

柳姨娘眉头一放,“啊,那就好!哪,我当时就说了,大小姐当真是个有福的,今生投了老爷这么个爹爹,生她,养她,疼她,爱她,护她,怜她,不仅我们凡人看得清楚,就连天上的神佛也历历在目,这才会有观音大士的再生之德……”她说到后来,声音渐渐低沉绵软,当真是感人至极。

婉媚听了这话,不由得心间一抖,再一次触动了心怀。说起来,苏老爷这个做爹爹的,对她这个女儿虽然并无专宠,但也算是予取予求,呵护备至,并无任何失职……

她心头一热,不禁双目炯炯地望向父亲,眼中有浓浓泪意。

苏老爷也微微湿了眼角,略有些不自在。他是孤儿出身,从小尝尽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最清楚没爹没娘是什么滋味。他曾经暗暗发誓,将来自己有了孩子,一定要让他们每一个都过得好好的,绝不会有亲情的缺憾。

对于婉嫣和婉娇,他可以说自己做得很好。

但对于眼前的婉媚,他毕竟还是失言了……从前,他没能守护住她的娘亲,昨日,他又差一点没能守护住她本人……他欠这个孩子的,终究还是太多了!

柳姨娘寥寥数语,却把父女二人都说得险些落泪。她急忙顿住不语,小心地看了看这二人的面色,这才更加灿烂地笑道:“啊哈,老爷,大姑娘,你们看我,净瞎说些什么呢,呵呵……总之今天的事,其实是一件吉祥的事,至于那些别的,我看都是场误会!”

苏老爷笑笑地望着柳依依,又意味深长地看了婉媚一眼。到了这个时候,他就算再傻、再粗心,也已经看出这两个女子是在一唱一和——柳依依来得如此之巧,乃是借着找他之机,特意来给婉媚帮腔的。

他即时心念电转。都说女人多了是非就多,他还记得琢玉去世以后,潘怜儿一开始还安安分分的,但没过几年,府里的姨娘们却都死的死,走的走……说起来还不是因为自己的纵容,才造成了她一人独大、一手遮天的局面?

他想到自己十几岁出道,有幸跟随岳丈徐老爷子学习名玉和名药之道。徐老爷子告诉他说,君子爱玉,皇室尚玉,是因为玉性温润中正,不与金革争锋。而医药之用,更在于平衡二字,强者抑之,不足者补之,不贪一味才能兼顾全局……

这二十几年,他将绝大部分心思放在尚玉斋和怀仁堂的经营上,绝不乱出风头,很少有失分寸,这才能在强手如云的京城稳稳扎下脚跟。

而在家事上,从前有琢玉帮他打理,他几乎很少Cao心。在那之后,他自己也没功夫认真理会,如今看来,已是走了不少的弯路,是时候用上平衡抑扬之术了……免得他当真子嗣凋零,后继无人!

他想到这里,便又对柳姨娘宠爱地笑道:“啊!原来是这么回事!依依啊,幸好有你做了旁证,我才辨明了其中缘由,省得误会了我们婉媚!我且问你,你当真看清楚了,那盘中之水确实甚浅?”

柳姨娘连忙点头道:“是了,确实甚浅!本就是供奉用的,意思一下而已,也用不着太多。”

苏老爷沉吟道:“也是,这种大日头天里,那一点点水,而且还是观音大夫赐福过的水,想来未必就把二夫人她们泼得病倒了!——也罢,婉媚,若是你二娘她们并未因此染病,我便不再追究此事,但如果她们当真病倒了,哼哼,爹爹我少不得要罚你一顿!”

婉媚连忙恭谨回应,“是,爹爹!”

苏老爷却又问养心斋的丫鬟琥珀,“琥珀,二夫人既是身子不舒服,可有请大夫过来瞧过?”

琥珀已经听出苏老爷想要大事化小,倒也不敢再一味夸张,只得如实回道:“回老爷的话,二夫人她……她白日里仅是微感不适,并未请大夫过府诊治!”

说了这话她又有些后悔,怕回去了不好交差,复又急急解释,“不过奴婢刚才过来的时候,二夫人确实说有些头疼,看样子是要发起热来,还请老爷去养心斋看看她吧!”

她才说了这几句,柳姨娘却已是变了脸子,“琥珀,你可真会为主子着想!二夫人既是病倒了,自然要请大夫来医治,难道老爷前去看她一眼,她便会好了?再说了,老爷一直忙到现在还未用饭,若是老爷也饿出病来,耽误了皇差,你可担当得起吗?”

琥珀唬得脸都白了,垂着头不敢接话。

苏老爷捻须沉吟,“是了琥珀,柳姨娘说得对,二夫人既是已经歇下了,我便不去打搅她了,明日一早再去看她好了。今晚上,你们几个丫头好生看顾着她,但有异常,一定要及时叫人,即刻请了大夫过来!二小姐和三小姐那边,我也会派人探问,都是一样的安排。——你可听清楚了?”

苏老爷一向令出如山,连二夫人也不能反对。琥珀只得嗫嚅着答应了,心道,回去以后怕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