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极品药妃》极品农妃 小说 小白文 极品药妃平胸小受文

更新时间:2021-01-31 08:01:18

《极品药妃》极品农妃 小说 小白文 极品药妃平胸小受文 连载中

《极品药妃》

来源: 作者:傲薇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云萱,楚某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极品药妃》的小说,是作者傲薇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马车终于再次启程,并不是沿着官道继续潜行,而是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马车终于再次启程,并不是沿着官道继续潜行,而是朝着官道傍着的峡谷中行了去。

月光皎洁,树影婆娑,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缓缓行驶在这静寂的峡谷间,两侧是陡峭入云的绝壁。

车轱辘碾过地面的声响回荡在这峡谷间,格外的刺耳,清切。

楚观云俊眸微眯,似在养神,唇角微扬,“自打进入这峡谷,你便端详了楚某一路,有何不解直问无妨。”

云萱轻皱了皱眉,终于启口轻问:“刚刚化险为夷,又偏走这险峻峡谷,楚公子这又是唱的哪出?剑走偏锋?”

楚观云慵懒睁眸,淡淡一笑,“你是想问我,为何偏走这易遭埋伏的险要之地,是否想抄近路到达黑水镇,对吗?”

云萱不答,也没有否认,盯着他的眼,等待着接下来的话。

楚观云微微点头,道:“非也非也。如今敌在暗我在明,楚某不如将计就计,引出那虎视眈眈的敌手,也倒省了一路的提心吊胆。”

“这倒也不失为一个治标治本的好计策。对了,你完全可以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为何跟我坦白实情?难道,楚公子不担心小云才是那幕后黑手吗?”云萱反问。

楚观云笑,略有得意忘形之下竟伸手拍了拍云萱的脑袋,被云萱巧妙的躲了过去,“有什么话便说,无需配上肢体语言。”

楚观云尴尬的收回手,道:“小云兄弟的心眼,没那般复杂,从前,是楚某多虑了。”

“为何有此一说?”云萱心下虽略有欣慰,但面上依旧清冷平静。

“楚某阅人无数,自认这点眼力价还是有的,至于缘由……”楚观云的话才说了一半,突然前方传来一声马儿的嘶鸣,跟着车厢一个趔跄,云萱一头磕向了一侧的窗沿。

温暖柔软的触感自眉心传来,却是楚观云的大手覆在那生硬的窗沿上。云萱来不及弄清前方发生了什么事,便见楚观云一脸正色,不由分说拽着她从车厢的顶部一飞冲天……

身体才刚刚离开车厢,便听一阵纷乱的刷刷声,四面八方射来的箭雨,密密麻麻。

楚观云一手揽着云萱,一手甩开折扇,足尖轻点,踩在两侧耸天大树的树梢叶端,扇光在空中划出无数条白色的弧线,楚观云从容不迫的应对着那些铺天盖地的箭雨,动作极是潇洒敏捷。

前面那匹马而收了惊,仰天长啸一声抬脚便疯了似的冲去,带着满车的名贵药草和那张姓车夫,直直朝着前方的绝崖奔了去,所幸那张姓车夫身手好,在坠崖的最后一刻跳到了一侧。

后面的那匹马儿,来不及逃亡,倒在血泊之中,装载着云萱和楚观云的车厢,顷刻间被射成了一个大大的马蜂窝!陈姓车夫被困在箭雨之中,生死未卜。

四面八方的箭雨依旧缤纷而至,楚观云厉眼疾扫四周,沉声对云萱道:“抱紧我!”

云萱闻言点了点头,命悬一线,云萱暂将男女有别这些东西抛之一边。伸手双手,紧紧环在楚观云的腰上,楚观云身躯蓦然一怔,随即便一个纵身,如离弦之箭般朝那崖壁急急飞了去,大手依旧紧扣在云萱的腰部。

据楚观云之前和陈姓车夫的聊话中,云萱得知,这峡谷名唤‘明镜谷’,是这一带最险要的地势。两侧矗立的崖壁,最是陡峭险峻,整个立面几乎成七十度角,笔直如通天直线。岩石上光滑异常,如一面平滑的镜子,无任何可以落脚的支点。

云萱挂在楚观云的身上,仰头看见他弧线优美的双唇紧抿成了一条直线,眉心微蹙,手脚间的动作却丝毫不含糊。

想要从那明镜般平滑的崖壁直冲出峡谷,这简直是不敢想象的挑战极限。云萱不知楚观云是如何做到的,她只知道,有猎猎的罡风自她的耳畔呼啸而过,有浓密的箭雨,挨着她的身侧擦身而过,冰凉的触觉清晰震撼,然,被楚观云护在怀中的她,在箭雨中竟毫发无损!

冲上悬崖的那一刻,云萱有一种破茧成蝶的冲动,看着楚观云绣袍轻挥,无数闪着寒光的银针毫不留情的朝着四下弥散。

痛苦的哀嚎顿时响彻四周,树上,草丛中,岩石后,滚出无数手执弓箭身穿黑衣的偷袭者,戏如发丝的银针,稳稳的插进了每一个偷袭者的眉心,留在外面的部分随着中针者身体的抽搐而轻轻晃动。

一切恢复了平静,那些中针者不知是死去了还是晕厥过去,云萱虽有于心不忍,但还是按压住了自己的烂好心。这些人,是要置他们于死地的!

接到了楚观云给的暗示,崖底随即传来张陈二人的呼声,能平步青云攀上这陡峭的崖壁,并非常人之能力所及。张陈二人虽身手不错,但比起楚观云,却是望尘莫及,加之他二人先前皆受了伤,这会更是来不了这崖顶。楚观云也便再给了他们二人暗示,打发了他们去了。

“楚公子的身手,真是高深莫测!只怕,这事儿还远没有完美结束。”云萱视线扫了一圈那些倒地的黑衣人,留意了他们身上显著的装扮,继而道。

楚观云并未应声,微皱轩眉下的眼,似在思索。

“啪、啪、啪!”几声零落的掌声从对面的山崖上响起,借着徐回的夜风传至山崖的这一侧。

云萱和楚观云的视线随着那掌声传来的方向望了去,只见对面的山崖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身影。

那是一个戴着斗篷的男人,那人穿着的衣袍,好生怪异,左白右黑。远远望去,似是将身躯劈成了两半,一半光明,一半黑暗。

吸引云萱视线的,不是那人怪异的服饰,而是那人戴着黑皮手套的手,他的手上,牵着的宠物是云萱儿时的梦魇!

豺狼,凶残食人的豺狼!

云萱小时候喜跟一群小伙伴在大杂院中耍闹,天黑了不回家大人便会拿狼外婆的故事来吓唬他们小孩子,一来二去,云萱对豺狼的畏惧铭刻到了骨子里。

但今夜在这绝壁之巅,她见着的不是下巴长着一颗痦子的狼外婆,而是着一身威武铠甲的大豺狼,铜铃大的双瞳中,闪烁着幽幽的绿光,森白的獠牙突兀着,一副嗜血贪婪的模样!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