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许你三世一见如故》许你一世如初 君臣文 许你三世一见如故直人

更新时间:2021-01-09 00:02:32

《许你三世一见如故》许你一世如初 君臣文 许你三世一见如故直人 连载中

《许你三世一见如故》

来源: 作者:白胜衣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白鬼君,鬼君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白胜衣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许你三世一见如故》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白鬼君,鬼君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吾本离女,七月离女。 那一世,我原是鬼界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吾本离女,七月离女。

那一世,我原是鬼界冥司女君,鬼界中鬼君之下,万鬼之上。

未见鬼君退位后,便由着未白鬼君即位。

未见老头来找我谈过话:这鬼也不得不服老了,眼见着未白这小子还如此年轻便承了自己的位心里颇有点不甘,可是又欣慰,总算是有人能料理这冥冥鬼界了。

又教导我道:如今你却是隶属他手下,不若平时我那般放纵你,紧要时刻该严肃还得严肃。

喋喋不休中我打了一个哈欠打断了未见老头即将下来的一席话:鬼君你果然不得不服老了……语气抑扬顿挫,气得他吹胡子瞪眼的,我很是受用。

未白鬼君果然如同传言所说年轻有为,本该有冥界风范的黑暗阴森模样的地方,硬生生因为他点缀得仿佛天界,熠熠生辉,就连一向带着血腥味的彼岸花也馥郁芬芳了。

因此,彼岸这小妮子每天含羞带娇地跑来与我详述未白鬼君如何如何貌美,气质非凡,而我闻着自她身上散开的芳香,心里萌生了一个念头:爱情的滋润连体味都能变化,妙哉妙哉。

未白鬼君即位的另一个好处,便是我闲下来了,不若未见老头三天两头将事情推诿于我,我一旦弄出了点出入,又有了借口叨扰我。

如今耳根子清静,空闲下来,就想找点乐子。

那日彼岸那妮子一早来拉过我说要去参加即位补办的筵席,未白鬼君会亲自迎谢在场所有的贵宾。

我在脑子里转了转,既然鬼君只说是迎谢贵宾,奈何我并不是贵宾,不去也罢。

小妮子嘟嘟嘴,只好自己闷闷不乐地前去了。

说老实话,我自听到未白接任以来,也只大约见了未白鬼君一面,之所以说大约,是因为那时我还处于半睡状态,听见未见老头唤我之时,我只依稀看到眼前一个白衣,以为是小白无常就未当回事,打了个哈欠继续闭上眼,然后似乎听见未见老头叫骂声。

后来听小白无常说那日来此的并不是他,而是初登位的未白鬼君。

这可怎么是好。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我就给弄旺盛了,不过我想,更难堪的是未见老头,他还得逶迤地为我解释一番。

这样想着,已不知不觉来到了忘川河远处的一片还算盎然的荒地,就折煞地看见一男一女贴在一起的情景,真真是时运不济啊,来得不是时候,扰人幽会。

欲悄无声息偷溜开,却听得后面一道低低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既然来了,又何苦弃我而去。”

这莫不是再说我?别会错意,那是人家两口子的甜言蜜语呢。

正又要抬起另一只脚,又听得:“你真如此狠心,不肯见我一面?”

“你可知我爱你爱了几百年,为何要一直躲着我,是不是你嫌我配不上你,可如今我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位置,就已经不是配不上你了。”

那声音越来越近,还未等我来得及走上一步,身子被强拉到后面,一个踉跄不稳掉在了软绵绵的怀中。

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大脑一片空白。

难道只因为我不小心打扰了他们的幽会就要杀我灭口。

我缓好情绪,抬头,就看见怀抱后面站着一名满含泪意的女子,幽怨地朝我们这边看来。这是要天打雷劈的棒打鸳鸯啊,得记大过。

她抽抽搭搭地抹着眼角边的眼泪:“你果真不肯接受我,才使的这种手段拒绝我的是吧。”

对对对,你别误会,我与他并无任何瓜葛!我张开嘴,却发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心里那个惊讶,努力咳着仍不见效。

想要从那怀抱中挣脱开来,却发现搂着我的人力气无比之大,我这一弱女子堪堪是柔弱。

“为何不说话?”她又抽泣道。

不是我不说啊,奈何我说不出啊。

“你是骗我的对不对……”

“她的确是本君的未婚妻。”兀地一道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却把我的大脑炸开了。

“你……未白君,我不恨你,但是我会恨她!”那女子落着大颗大颗的泪珠掩着面跑掉了。

倒了八辈子的霉运了,我这好人当得冤大头就算了,还要给人在账薄里记上一笔,煞星,绝对是煞星啊,最可悲的是,听见那女子竟然唤他做未白君,这是让我没活路可走啊。

他终于肯松开手,我立马从他怀中跳出来,指着他就是破口大骂:“未白鬼君,你到处沾花惹草算了,如今抛弃一个柔弱女子还要拿我来做挡箭牌的,你,你,你也忒没风度了!”

出声音了?出声音了,出声音了!NaiNai的,这是在玩我吗。第二把火又已经被我替鬼君点亮了,我似乎能看见我作为鬼界冥司女君的悲惨命运。

今日不是开什么迎谢筵席吗,这天杀的为何鬼君会出现在这。

未白鬼君眉目拧紧了一会儿,又舒展开来,笑道:“原是里里女君。”

“里里你个鬼!是离女!”我……我果真是中毒了,为何情不自禁又开口大骂,旋即干笑,“咳咳,刚那是我小妹调皮,我身体里住着两个灵魂,呵呵,她今儿个又犯病了,我马上回去叫人替她诊诊脉,诊诊脉,呵呵。”

“适才离女女君似乎说我沾花惹草什么的来着……”

“那是我小妹,对。她平时就说话没头脑,鬼君大人有大量就别跟她一般见识。”

“哦?既然如此,就陪我闲逛一会儿当时赔罪吧。”

于是那日被未白鬼君强制性拉着陪他闲逛了一整日。

“想必这会筵席也该散了。”

“你不在场没事?”

“我已经画了一个替身替我守着了。”

未白鬼君果然是年轻有为,一般做出来的替身不消片刻就原形毕露被识破,而他做出来的替身却是一整天。

次日,彼岸又来窜门了:“你真是不仗义,表面里装着好像不关心鬼君的模样,原来暗地里就耍手段跟鬼君独处了,可恶,要不是方囚君神通广大跟我谈起,就被你一直瞒着了,不过我还真没想到离女你竟然会情窦初开哦。”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