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仙道劣徒》仙道极巅 强强 仙道劣徒天然受

更新时间:2020-09-22 12:04:05

《仙道劣徒》仙道极巅 强强 仙道劣徒天然受 连载中

《仙道劣徒》

来源:北京明心天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作者:鹤唳无尘 分类:豪门世家 主角:钟离明,启玥

经典小说《仙道劣徒》由鹤唳无尘所编写的豪门世家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钟离明,启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重新穿上衣服,也为他上过药了。他听见门外“哗啦哗啦”的动静,打开一看没人。再关门的时候却怎么都关不上,他使劲儿“咣咣”两下,也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重新穿上衣服,也为他上过药了。他听见门外“哗啦哗啦”的动静,打开一看没人。再关门的时候却怎么都关不上,他使劲儿“咣咣”两下,也不知是何故门就是关不上,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

他低头一看,心头腾然升起一股凉气。惨绿惨绿的一个生物正不畏艰难险阻想爬过这道高高的门槛,却被门夹得四肢都缩回壳子里,始终不肯出来。

他急忙把它捡起来,“我的天,把你给忘了!”

他们去青天湖边的第一天,他就把鼋放到湖里让它清闲地享受难得的水中生活。这之后一直就没见到它,所以才把它给忘了。也不知道以它的速度,来回这一趟花费多少工夫。他二人徒步走到后山都要花费半天,遑论一只以龟速行进的生物。

他提拉着它回到床边,问道:“你说我是不是该给它也上个药?”

钟离明幽幽看他一眼,淡淡一句:“你觉得它为什么会长龟壳?”

他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不再理他。反而伸手戳戳它的头,“你啊,以后别再乱跑了。”

“噗”地一声,钟离明胸前毫无预兆地出现了一滩混着水草的烂淤泥,空气里忽然散发出难以言明的弥弥腥臭气,俨然是鼋的杰作。

他们都十分默契地沉默了,这实在是很难预料到的尴尬局面。迟了好一阵他才恍然跳起来急忙找趁手的抹布。

他连忙为他擦拭,良久后起身,抬头无助地看他,面露难色道:“要不,我去帮你备热水,你直接沐浴更衣吧。”

“也好。”

他转身想走,手里好像捏到一个硬梆梆的东西。低头一看,倒像是一块石头。

“你看这是何物?”

钟离明微微一扫,打量片刻,惊觉道:“这不会是火炎石罢。”

拿到手里仔细看过后,更加笃定这就是要找的火炎石了。

“我一开始根本没抱希望能找到,没想到还真找到了!”

这番话乍一听没什么,但他越想越不对劲。他蹙眉盯着他,“你,你找之前就觉得找不到,那你还叫我陪你一起找?”

钟离明脸色微变,才知道自己一时失言。“我,我不是故意要骗你。”

他一双有神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他,神情有些不同往日的恍惚。“你想听我说实话吗?”

他一派淡然,宠辱不惊地表示:“洗耳恭听。”

钟离明一手始终攥着被角,脸上、手中处处局促不安,试探性地问道:“启玥,你应该知道你姐姐是喜欢钟离卿的吧?”

他一愣,一席话听的他云山雾罩的,只得猜测。“知道啊。你,你不会喜欢上我姐,想让我帮忙罢?”

“不是,我喜欢的是你姐的弟弟。”

一尺相隔的他凝目看他半晌,摸了摸下巴,忽然开口道:“我怎么不知道我姐何时多了个弟弟?”

钟离明心中兀自叹息一声,“你坐上来,离我近些。”

他方听话坐定,大脑便同风筝断了线一般,感觉到唇上忽然覆上软蠕蠕、暖融融的东西,眼前是一张骤然放大的精雕玉琢的容颜。

片刻后,他猛然连连退开三尺,退到床榻另一边。口里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作惊恐状。“你你你,你……”

钟离明目不转睛地细细打量他的反应,蔼声道:“这回你总该知道我说的是哪个弟弟了吧?”

蓦然沉默半晌,他哇的一声哭出来,气急败坏地坐在榻上抹眼泪,受尽了委屈般,有种老泪纵横的苦闷感。

钟离明一下被眼前状况冲撞地晕了,有些不知所措。“你,你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还哭了?”

他一边哼哼唧唧地哭,一边激愤地大声抱怨:“小爷我恨啊!小爷一世英名尽毁于你手,从小到大我还没跟小姑娘亲过嘴儿呢,结果今天被你一朝偷袭得手!”

彼时天资卓越、武力超群又如何,碰上这等事还是慌了神。钟离明脸都涨红了,只憋出来一句:“我不是第一个对你惦记这等事的人。”

他听这话更气了,情绪激动得捶足顿胸,“那当然!多少美貌女子惦记着这等事呢!小爷负了天下女子万万千!小爷我心里悔啊!恨啊!对不起她们啊!”

钟离明伸出手想凑过去安抚他,思量半晌还是放下了。语气尽量放缓放轻,“我是说,我不是第一个对你惦记这等事的男子。”他此时才醒过味来,原来钟离明喜欢的竟是男子,刚才说的是“你姐的弟弟”,他还以为是从哪蹦出来个妹妹呢,根本就没寻思到这一层。

他哭啼的声音渐小,抬头看他,“你什么意思?”

“启玥,你身边一直都有对你动了心思的男子,你就一直都没察觉到?”

他茫然地抹抹泪,“你说的,是谁啊。”

钟离明不知从哪抽出一张方巾递给他,眉目间染上肃穆。“启玥,我不信你感觉不到。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唯有你自己看不出来。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你装傻,二就是你真傻。”

他垂眸定定地看着榻上的薄被,神思不知飞到何处去了。“我,我不知道啊。”

“你日日夜夜形影不离的人,他一不在你就跟丢了魂儿一样。你仔细想想,有没有这样的人?”

他吞咽口水,似乎隐隐约约察觉到他意欲何指。

钟离明情绪陡然激昂高亢,脱口而出:“钟离卿啊!你别告诉我你感觉不出来,我不信!”

他又吞咽口水,脑海里浮现出过往种种奇特又有些失态的情愫。

那个人,每次挺身而出护着他,他都会窃窃心喜。

每次在榻上逗他,他都会不自知的脸红。

每次有事不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见不到他又急得团团转。

每次获了新奇稀罕的物件,第一个就想送给他。

每次同姐姐在一处,他都隐隐约约难受,不舒服。他原以为是舍不得姐姐嫁人,今日解惑,他倒寻思出一些门道来。

离仙伯父提及要卿一同回钟离塔,他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因为生怕他和姐姐相处久了生出感情。

他看着他的神情生出几分明朗,道:“终于想通了?”生怕一番情深义重的心思传达不到,追问道:“那你现在可知为何我亲了你?”

他试探性的、又犹疑地道:“因为,你喜欢我?”

钟离明深深凝望他,生怕错过一个神情的变换。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对钟离卿动过我对你的这番心思吗?”

“我,”他顿了顿,沉吟道:“我不知道。”

默了半晌,他转而看向沁起凉意的地板。,深深叹了一口气。

钟离明的手突然贴过来,丝丝暖意浓浓地、绵绵不绝地从脸颊传来。他的声音仿佛化作天底下最温柔的声音,如丝如缕地萦绕耳际。“启玥,卿儿一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心意,但他的心思都在你方方面面的生活里。”

他的手滑到丝滑的锦被上,目光落到飘渺如缕、徐徐浮动的暗香处,勾起一番悠长的遐思。“他很小的时候,他娘,我的二叔母就走了,不知所踪。他后来总被同辈嘲笑、欺负,一开始我还能帮一帮。但后来他一直独来独往,寡言少语,连我也感觉同他越来越疏离。还是自从你出现以后,他话才开始多起来。”

他还是头一次如此详尽地触碰到关于他从前的事情,好奇终究抵过吃惊,恍然想起一件往事。“那你那年擂台赛为何要向庭主告状?”

沉上片刻,他才将当年的事娓娓道来,“卿儿身份尴尬,再加之离仙堂伯一向器重他,所以一旦卿儿做了什么逾越、有违家规之事,便会群起而攻之。离盈堂姑也堵不住悠悠之口,所以让我佯作与卿儿不和,才好干扰那些人行事。至于擂台赛,”他顿了顿,“他的做法确实对别人不公平,我怕惹得众怒,可能会暗中陷害他,所以我就在众人面前向离盈堂姑告状。”

他听得一愣一愣的,思量半晌道:“你这身份,在皇宫里是不是叫细作?”片刻又道:“你们的家事听起来尤为复杂,都玩上皇宫里那一套了。”

“确实复杂,所以离仙堂伯才会喜欢游历山水。”

他乍然又是一惊,消息多得惊人。原来他一直都误会了钟离明,难怪卿被他针对的时候那么淡定,原来是自家人啊。

“启玥,”他侧身看向空处,语气若淡浓相间的云雾,“你能唤我一声离明吗?”一双深邃眸子本该炯炯有神,此时此刻却偏偏似一座寂静的幽蓝水潭,沉寂得毫无人烟。

钟离明一直以来给他的印象就像是威武霸气的龙骨花,好像是竖立的利剑,看起来非常的壮观、威猛,刚正不阿,好像能摆平很多的事情。但今日一见,倒是让他了解得更深了一分。纵是龙骨般霸气,生出的花朵还是清丽小巧,内心不乏柔软的部分。

他有些费解,他觉得这个要求并不是很过分,为何要露出那种表情。既然知道过往是误会,那也没什么好矫情的,爽快脱口道:“可以啊,离明。”

他只能见到他的侧脸,以往凌厉的眉目揉进去一丝情愁,倒让他这张轮廓分明的脸看上去柔和不少。沉寂的一池水潭仿佛忽然落下一片绿叶,荡起柔柔波澜。

他漫不经心地提起旁的事,“既然已经找到火炎石了,过几日我便送你回湘江。”

他立刻回绝,语气不容置疑。“不行,你受伤本来就是我的责任,我得照顾你,等你伤好了再走。”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