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辩仙》阴阳仙葫 GAY吧 辩仙强强

更新时间:2020-09-10 12:09:29

《辩仙》阴阳仙葫 GAY吧 辩仙强强 连载中

《辩仙》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瞎子QAQ 分类:仙侠 主角:明夏,水月

主角是明夏,水月的小说《辩仙》此文是瞎子QAQ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朔北的雪飘摇而下,天地间一片素白。 一柄仙剑,载着两个瓷娃娃,面前一个佝偻的老妪在不断磕头,旁边是一个吃着手指的黑娃娃。 “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朔北的雪飘摇而下,天地间一片素白。

一柄仙剑,载着两个瓷娃娃,面前一个佝偻的老妪在不断磕头,旁边是一个吃着手指的黑娃娃。

“这……”明夏纠结地看了小师妹一眼。

其实负责这件事的并不是他,只是明师叔吃酒吃了个酩酊大醉,实在驭不动仙剑这才让他代职一次。

太虚观很大,但呆了这么些年他早就腻了,这次好不容易能下山本打算好好玩耍一番的,结果头一天就碰上了这种事。

倘若只是一般品质的魂参,明夏绝对果断拒绝这种要求,但这次不一样,化形的魂参啊!还是在朔北这样的险恶之地。

通灵的魂参对灵气特别敏感,稍许的波动就能让它们远遁千里,这方土地上只有普通人才有可能捕获到它们。

“师叔祖渡劫受了重伤,正需要这样的天地灵物补养!”明夏的眉头皱成了疙瘩。

“师兄尽管收下魂参,阿娘的要求也先答应下来,暂且先带这黑小子上山,反正留还是不留师兄说了也不算,倒不如把这件事交给老祖宗们处理,咱们就做个传话的。”一直躲在明夏背后的小姑娘突然探出脑袋来说了一句。

“也只能如此了!”叹了口气,明夏朝着老妪道:“阿娘,你且回,此事我做不了主,还得问询一下长辈。”

“应该的应该的。”阿肥娘搓着衣角紧张地道。

“那这魂参……”

“两位小神仙尽管拿走!俺一个普通人,留着也没什么用。”

“行!不过这黑小子也得和我们一起走,万般定论,还需有个见证人。”

“您尽管把他带走,他皮实的很。”阿肥娘一把将阿肥推了过去,在他脑袋上重重地拍了一下,道:“到了神仙们跟前放机灵点!”

“嗯。”阿肥委屈地点了点头。

拿出个玉匣把魂参小心翼翼地放进去,明夏又朝着阿肥一招手,阿肥便轻飘飘地上了仙剑。

“阿娘,那我便走了,三日后定给您答复!”

“小神仙慢走!”

轻喝一声“起!”仙剑倏的一声载着三人就消失在了茫茫大雪中。

“儿啊,好好活!活出个人样来!”阿肥娘看着三人消失的方向,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太虚观,朔北第一大派,当然,也是仅有的一个门派。

下辖七十二峰,各自对应天上星宿,据说能引动天地之力,不过数千年了,似乎并没有人见过。

明夏驭着飞剑,故意把速度慢了下来。

别说凡人,就是自己头一次上飞剑的时候那也是洋相百出。

“害怕吗?害怕我就再放慢一些。”明夏朝阿肥问了一句,不过并没有人回答他。

“明师兄跟你说话呢!”小姑娘赶忙拿手肘戳了戳阿肥。

“哦!”阿肥看了明夏一眼,又把头低了下去。

“哦是什么意思!”明夏有些无语。

“俺、俺不怕。”

“不怕?”

明夏一愣,不该啊!头一次上飞剑不该是这个状态啊!

“嘴硬?我看你能硬到何时!”运转全身灵力,仙剑的速度瞬间翻了数倍,嗖的一声破空而去,快到风声都开始变的剌耳朵。

“我就不信你能抗住这个速度!”

“小子,怕了就喊我!”明夏得意洋洋地道。

依旧没有人回他,甚至从后方传来了一道呼噜声。

气氛瞬间尴尬了起来。

“这小子……睡了?”

“嗯!”师妹捏着鼻子答道。

“明师兄。”

“嗯?”

“就这个速度,赶紧走,我快被臭死了。”小师妹瓮声瓮气地道:“他身上又腥又骚的,师妹我要扛不住了!”

飞剑在宗门口停了下来,小师妹二话不说跳下飞剑,趴在一旁的树上干呕起来。

“这是怎么了?”守门弟子朝着明夏拱了拱手奇怪地问道:“晕剑?”

“不是,是我带了个村童上来,身上味道太大给熏的。”明夏无语地道。

“呦,这是遇到天才了?直接接回宗门?啥资质啊?”守门弟子一脸八卦的表情。

“林师兄!您就别打趣我了!那天才又不是萝卜,说捡到就捡到了啊!此事说来话长,我得先去找师叔祖他们。”

“今儿个是入门大选,老祖宗们都在殿前,你直接去那里便好。”

“谢过林师兄。”

“师妹你呢?”

“我歇会就回峰了,你自己去吧明师兄。”小姑娘靠着大树一屁股蹲倒在地,摸着肚子愁眉苦脸地道。

“那行,我先走了。”明夏苦笑着摇了摇头,驭着飞剑走了。

永安殿殿前笼着一层朦胧紫晕,其中端端正正坐着五百多号人,俱都闭着眼,神色各不相同。

小心翼翼地避开紫色光晕,明夏朝着上首八位老者深深一拜。

“你怎么来了?”明夏的师父偷瞧了八位老者一眼,板起脸来训斥了一句。

往地上一跪,明夏朗声道:“师叔祖,明夏有事要说。”

“讲。”

把此番下山的经历说了一遍,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掏出放着魂参的玉匣,明夏恭恭敬敬地放在面前。

“化形魂参,对神念的修复极有作用。”

“但规矩不可破。”

又是良久的沉默。

“我确实神念受损严重,但不可能因为此物去违背门规条例。”长髯老者长叹口气闭上了眼。

“师弟此话对,却不妥。”

“哦?师兄的意思是?”

长髯老者忽的睁开了眼。

“我倒是有一个主意。”

“请教。”

“我们自然不会答应他直接成为弟子,但却可以给这黑小子个参加入门试炼的机会,至于能不能成功,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一个机会换一株魂参,我们占了太多。”长髯老者摇了摇头。

“若失败,便赐金万两,宅数起,田百顷,师弟以为如何?”

“善!”

良久以后长髯老者才点点头应允了下来。

见老祖宗开了口,明夏的师父便赶忙问道:“那小子呢?”

“额……在我飞剑上,睡着了。”

明夏瞧了昏睡的阿肥一眼尴尬地道。

“无碍,正好直接放入水月幻境,却也省的麻烦。”

双手轻轻一挥,熟睡的阿肥就飘了起来,轻飘飘地落在了五百多号人的最后。

“水月幻境啊。”明夏喃喃地道。

五百多号人,俱都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阿肥破衣烂衫坐在其间显得格格不入。

臃肿,肮脏,又卑微的像只臭虫。

美美地睡了一觉,睁开眼,阿肥赫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小床上。

“师弟你醒了呀。”一道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

阿肥抬头看去,却是个女子探着身子在和他说话。

“你、你是?”

“讨厌嘛,连师姐都忘了!”女子扭着胸脯作恼怒状。

“师姐?甚么师姐?”

“你失忆了?”那女子猛的靠了过来,伸出手贴在阿肥额头上关切地询问道。

触觉冰凉,一瞬间阿肥头痛欲裂,记忆随之纷至沓来。

自那一日拜师成功后自己就开始苦修太玄经,又尽得师父真传,不出三年便成了年青一代中最强一人,半个月前自己奉命前去扫除作恶的大妖,不曾想竟然被人伏击昏迷了过去,一觉醒来就躺在了这张小床上。

“我、我是第一人?”阿肥楞楞地看着自己的手,轻轻一招,一支长剑就出现在了自己身边。

握住颤鸣不已的宝剑,阿肥道:“师姐,为什么我一招手它就过来了。”

“宝物和主人心意相通,更何况这是你的仙剑呀。”

“哦。”阿肥挽起袖子擦了擦剑刃,长剑便欢喜地绕着他飞了起来。

“宝物通灵,师弟不愧是第一人啊。”师姐看着这一幕赞叹道。

伸手摸了摸剑身,冰凉刺骨,阿肥闭上了眼。

“它是假的。”

师姐脸色一怔。

“胡说些甚么,对了,师父还在院子里等你呢,快些过去吧。”

“师父?”阿肥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俊郎的中年男子。

“快些去吧,迟了师父又要发火了。”

“哦。”静坐了片刻,阿肥这才下了床,推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站着个黑衣男子。

“好些了?”

“嗯。”

“这下知道天外有天了吧,看你以后还敢骄傲不!”

“师父。”

“有话就说,有屁快放。”

“师姐是假的。”

黑衣男子一僵。

“师父也是假的。”

一道银纹在阿肥的额头上若隐若现。

噗噗几声闷响,木屋、师姐、师父全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黑暗,尖厉的桀桀声在阿肥的耳边回响。

“不愧是太虚门青年辈第一人,区区幻境,果然困不住你!”

阿肥浑身剧痛,勉强睁开了眼。

大妖清木猊,他此行的目标。

“你很不错,竟能抵抗我的先天幻境,来做我的手下吧,如何?”

阿肥抬起头,一动不动地盯着青木猊看。

似是被看的烦了,青木猊拍了拍手,几个妖娆的魅魔就出现在了阿肥的身边,媚眼如丝呵气如兰。

“只要你肯答应我!这从今往后她们便任由你享用!魔界的极品尤物,可不多见!”

魅魔舔了舔嘴唇,开始不断刺激着阿肥的身体。

“如何?”

青木猊低下了庞大的兽首在阿肥的耳边轻声问道。

“你们在说什么?”阿肥瞪大了眼睛。

“还有你们几个,老在俺身上蹭来蹭去的,俺生气了!”

气鼓鼓地挣扎了几下,却发现自己死活动不了。

“你们也是假的!还老对着我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我还小!听不懂!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阿肥有些委屈。

他很生气,头一次对旁人说这么重的话。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