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山海经册》山海经全册价格 YD 山海经册Mary

更新时间:2020-07-30 12:08:09

《山海经册》山海经全册价格 YD 山海经册Mary 连载中

《山海经册》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勿观 分类:短篇 主角:苏泽,王铁根

《山海经册》作者:勿观,短篇类型小说,主角:苏泽,王铁根,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苏泽立即加快了脚步追了上去,想看清楚那个牵牛之人的模样,然而他们之间却似阻隔着无尽时空屏障,无论如何,苏泽也无法看到那人的正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泽立即加快了脚步追了上去,想看清楚那个牵牛之人的模样,然而他们之间却似阻隔着无尽时空屏障,无论如何,苏泽也无法看到那人的正脸,只能看到那人熟悉的背影。

“公子,怎么了。”

少女夕见到苏泽少见的失态,不禁感到有些疑惑。

“没什么。”

苏泽摇了摇头,没有把心中所想说出来,只是紧跟着那牵牛之人,想看到事情的始末。

那人牵着大黑牛一路走到盖帽村中的一户人家门外,叩响了人家的大门。

“你是什么人?”

那人家中走出来了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有些警惕地看着牵牛之人,因为他从未在村子里见过此人。

而在一旁观看事态发展的苏泽却是认出了那名青年男子,那青年男子眉宇相貌与王铁根相差不远。

“在下乃一过路人,初到贵宝地,望讨一口水喝。”

牵牛之人出声了,苏泽一度觉得这声音十分熟悉,似深深触动了他的内心。

“铁根,是谁在外边啊?”

这时,屋内传出一道有些老迈的声音,随后,一老汉自屋中走出,正是那王老汉。

“是个过路人,想要咱们给他碗水喝。”王铁根回道。

“过路人?”

王老汉有些怀疑地望向那牵牛之人,“俺对这十里八乡的人也都记得,你绝对不是这附近的人士,怎么会牵着头牛四处走呢?”

“老先生说笑了,我牵着头牛到处走有什么异常吗?”牵牛之人笑道。

“你要是个村里人倒是没什么,但看你这穿着打扮,绝对是个有钱人家,现在都2000年了,有钱人肯定是坐车的,又怎么会牵着头牛四处乱走呢?”王老汉认真道。

“哈哈哈,老先生甚是有趣,打扮好就是有钱人,有钱人就一定坐车吗?”牵牛之人反问道。

“这,这……”

王老汉迟疑了好一阵子才道:“俺别的本事没有,但看人的眼光不会差,你怎么看也不像一个牵着牛来只为讨水喝的人。”

“哈哈哈,老先生眼光果然独到,在下喜好游山玩水,这头牛是在下无意间救下的,讨水喝是在次要,主要是想为它寻一好人家。”牵牛之人笑道。

可是听了他这话,王氏父子更加的疑惑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俺家可没钱买你的牛。”王老汉连忙说道。

“老先生多虑了,在下是想将此牛送予你们。”

“什么?”

王氏父子满是吃惊,他们心中的第一想法就是面前这人心怀歹意,毕竟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天上掉牛的好事。

然而就在王氏父子想要关门回屋的时候,那牵牛之人却是不紧不慢地伸出纤长的手指,轻弹了一下挂在那头大黑牛项颈上的铃铛。

“叮铃铃……”

铃铛发出了轻脆的声响,王氏父子刚想行动的身体皆是愣了一眼,两人的眼睛出现一刹那的失神。

“那是……‘念铃’。”

苏泽大惊失色,认出了那头大黑牛项颈上铃铛的来头。

“什么?‘念铃’?那不是山海师所掌控的至宝吗?”少女夕有些惊讶地望向那大黑牛项颈上的铃铛。

“‘念铃’一直在我父亲手中,随着他的失踪,‘念铃’也失去了踪迹。”

苏泽幽幽开口,死死地盯着那牵牛之人的背影,那坚韧的目光似要将其看得通透,然而他依旧看不清牵牛之人的真容。

“这头牛就拜托老先生的照顾了,在下先告辞了。”

牵牛之人解下了系在大黑牛项颈上的铃铛,将拴着大黑牛的缰绳递到了王老汉的手中。

“哦,哦。”

王老汉牵着缰绳,有些发愣地应了两声。

那牵牛之人笑了笑,便直接离开了,苏泽见状,也不再去理会那头大黑牛,而是急忙跟上那牵牛之人的身影,少女夕见此也不好多问,也是连忙跟上。

然而,就在那牵牛之人走到村口的时候,牵牛之人突然转过身来面对着苏泽,只是那牵牛之人的面容被一团浓雾笼住,根本无法看清真容。

“草枯草荣,相同的根,却是不一样的叶。”

牵牛之人幽幽出声,似在对着空气感叹,又似在对着苏泽言语。

“你……”

就在苏泽想出声询问之时,牵牛之人的身影突然化做了烟雾,消散于原地,似乎从未出现过。

苏泽愣愣地望着那处地方发呆,整个人都似乎失了魂。

“公子,你没事吧?”

少女夕有些担心地开口,生怕苏泽会有什么意外。

过了不知多久,苏泽才长长叹息了一声。

“走吧,去看看那头大黑牛的发展。”苏泽说道。

“哦,好!”少女夕连忙点头。

······

与此同时,现实世界之中,辛苦工作了一天的王铁根又托着疲惫的身子走到了【简庐】所在的那个小巷,只可惜苏泽此时深陷“盖帽村”的迷沼之中,【简庐】并没有开门。

望着【简庐】那紧闭的大门,王铁根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心里暗自悲道,又感受不到在这冰冷的大城市中唯一的温暖了。

“嘶~”

想着想着便出了神,无意间扯到了脚上的伤口,疼得王铁根直呲牙。

这脚上的伤口正是前几天他无意见踩到钢钉所受的伤,因为他那无良工头非但没有给他付工伤费,还直接辞退他,导致他只是到医院简单的消毒、包扎一下,没敢多花钱。

也正是因此,他的这个伤口一直没有愈合,甚至因为他负伤还继续在工地里工作干活,导致这伤势有些恶化,如今似乎还有些发炎。

不过王铁根自认为自己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这点伤势不算什么,他觉得自己能把这伤势给熬好,所以他也没有再去医院治疗,省得又要花一笔钱。

久久不见【简庐】开门,王铁根知道【简庐】今天是不会再开门了,所以最终他只能是轻叹了一声后便离开了。

然而就在王铁根离开后不久,一只怪异的虫子顺着王铁根右脚走过的位置爬过。

那虫子长着极其怪异,有着和蚂蚁一样的头部,蟑啷一样的身躯,通体绿色还零星布有红色的斑点。

······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