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且待梨花白》薄荷荼靡梨花白小说 全文免费阅读 且待梨花白Basher

更新时间:2020-07-22 00:06:49

《且待梨花白》薄荷荼靡梨花白小说 全文免费阅读 且待梨花白Basher 连载中

《且待梨花白》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黑巴扎黑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楚黎,裴修

主角叫楚黎,裴修的小说是《且待梨花白》,它的作者是黑巴扎黑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锦盒里静躺着枚铜牌,通体的金色,牌上刻着双凤衔月的图案,尾部还系有一条红色流苏,一看就知道意义非凡。 “有了这枚令牌,校尉以后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锦盒里静躺着枚铜牌,通体的金色,牌上刻着双凤衔月的图案,尾部还系有一条红色流苏,一看就知道意义非凡。

“有了这枚令牌,校尉以后就能自由进出皇宫,不用侍卫通报了,并且陛下还让裴某告知,后天的早朝,请校尉务必参加。”

可以说,陛下的这一举动,再是明显不过了。之前还为楚黎的事倍感惋惜的楚天傲,在扫了眼那锦盒之后,笑容无声地爬上了他的脸。

“既然事已办成,那么裴某也该回去了。”

“丞相不留下一道用膳吗?”楚天傲站起身挽留。

“将军的好意裴某心领了,无奈府上还有急事要去处理,因此恕我不能多留。”

楚天傲点点头,“既是如此,那末将命人送丞相吧。”

“义父,不如就让女儿来送丞相出去吧,反正女儿也要出去一趟。”

楚天傲淡淡看了楚黎一眼,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楚黎领着裴修和阿贵往外走,将军府算是个大宅子,从偏厅到大门要经过一条蜿蜒的廊子。走在裴修身边,楚黎近距离地打量着他。

刚毅的下颔线取代了原来的柔和,也就更显鼻梁挺直了。褪去了年少的稚气,岁月在这张脸上留下不少的痕迹,可是不论过了多少年,她依然深深记得。

本以为那年他的不辞而别就是他俩的终止,谁想上天竟然又安排了他们的见面,还是那么戏剧化的。

一路上楚黎除了告诉裴修他们怎么走,其他方面的话他们一句都没聊,一刻钟左右,他们出到将军府的大门外。门口停着辆马车,车夫是个二十几岁的男子,楚黎注意到他腰间的佩剑,不禁多留意了一眼。

“校尉就送到这里吧,裴某有车。”裴修站定后,准备向楚黎道别。

眼见他在阿贵的搀扶下走向马车,楚黎心里一动,边快速走下台阶边喊住裴修。

“丞相,可否还记得十七年前,湘湖县狮子门前的小叫花子?”

听到这话,裴修的背脊一僵,不敢相信他所听到的。好一会儿,他猛地转身,盯着楚黎出声的方向,久久不言。

“不知丞相可否把急事推一推,随楚黎去一个地方呢?”

面对她的邀请,良久,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在他的嘴角荡开。风吹起他的散发,他轻声开口说道:“若没有打扰到楚校尉,裴某自然盛情难却。”

一匹马一辆马车一前一后地急驶在小路上,楚黎在最前面驾马,领着后面的马车。他们已经出了凰城来到郊外了,郊外的路不像凰城宽阔,加上下过雨路还有些泥泞,可这并不妨碍到他们,依然义无反顾地前行,直到一个梨园前停了下来。

空气中弥漫着泥土与被泡烂的青草混合的味道,一缕阳光从厚厚的云层中透了出来,站着雾茫茫的大地。

经过雨水的洗礼,梨花含着水珠盛开在枝头,更显得纯白透亮,团团簇簇的拥挤在一块儿,像极了扎堆着说悄悄话的姑娘。

水珠从树枝上滴落,掉在地上裂成无数晶莹剔透的水晶,折射着阳光与大地或为一体。

微风吹拂,梨花淡淡的清香在空气中弥漫,令闻者都觉得心旷神怡。

楚黎率先从马背上下来,没多久,裴修在阿贵的搀扶下也从马车里出来。

见他下了车,楚黎上前一步道:“丞相,穿过这片梨园就是目的地了。”

“好,”裴修点了点头,转身吩咐阿贵和那个车夫,“你们在这里等着,没有我的吩咐不用进来。”

吩咐完后,裴修跟在楚黎身后,沿着树间小道一前一后地来到木屋前。楚黎推门而入,转头又告诉裴修小心脚下的台阶和门槛。

一只麻雀停在被木棍支起的木窗台上,歪着脑袋往里面瞅。木屋里二人对坐,面前的矮桌上已摆着两杯刚沏好的茶。

“这里不像将军府,一切都很粗陋,茶叶也不是新的,实在是委屈丞相了。”楚黎略微羞赧道。

“不碍事,你常年在外,心系国家,又怎会去打理这些事?”男子摸索到茶杯后,端起放到嘴边吹了吹,轻抿了口,清俊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虽是粗茶,不过这水倒是不一般。”

“这是花瓣上的水。”女子回道。

男子露出了然的神情,“难怪回味过来有股花香,真是别出心裁。”

“丞相若是喜欢,一会儿我让人装了瓶子送过去,这水还是今早收的,一旦过夜就不新鲜了。”

“这……你都这般盛情,我也不好推脱了,不过楚校尉,你到现在还称呼我丞相吗?”

楚黎愣怔,须臾后笑言:“丞相不也呼我为楚校尉吗?”

二人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惊得那休憩的麻雀伸长了脖子,探探是什么情况。

“裴哥哥。”

“阿黎。”

二人同时出声,在片时的怔愣后又同时笑了起来。

“想不到……我们竟然还会有见面的一天。”一声叹息后,裴修感慨,“那天我等到了酉时……”

“裴哥哥,我……”她那天其实也去了,可是路上遇到了虎娃,被缠住了,等她赶到约定的地方时,他已不在。

裴修抬手制止了她接下来的话,“既然老天让我们再次相见,相信这也是我们的缘分。”

“如今,你成了校尉,还被陛下赏识,又有了属于你的家和新名字新身份,可以说两下欢喜。”

“我也不知道,当今最年轻的丞相,竟然会是裴哥哥你呢。”楚黎说,“今日能与哥哥再次相见,阿黎倍感欣慰,那就以茶代酒,先干为敬。”

举着茶杯一饮而尽,瞬间浓郁的苦涩味在味蕾上炸开,虽然有梨花水作为调和,但毕竟还是不能压制那陈茶的味道。对着那双眼,她的眼角有些干涩。

那是一双比夜还黑还深沉的眸子,似乎只是一眼就能被一股力道给吸进去。她从来没有见过拥有这么完美眼眸的人,即便是当今陛下的眼,也要略微逊色。

谁又能知道那么美丽的眼,其实是一片昏暗的。外界的一切,都无法映入他心里。

比起她的哀伤,裴修却是看得开,他说看不见了,反倒变明白了许多,以前一直看不开、无法理解的事,在他看不见的日子里一下解开了。

她还记得初见他时的样子,那般耀眼,那般明亮,而再见时,他的光彩一下变得黯淡。然而即便如此,他在她心里依然是最耀眼的存在,以前是,现在也是。

清风吹落梨花洁白的花瓣,没多久,小道上就被铺满了花瓣,风一吹卷得花瓣漫天飞舞,就像落了场花瓣雨,美不胜收。

屋里的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几盏茶下去,已是日薄西山,鸦鹊南飞。裴修起身告别,同着楚黎一道离开木屋。

坐在马背上望着那辆渐行渐远的马车,楚黎的表情有些没落。她没问裴修眼睛的问题,因为她知道,即便她问了,他也未必会告诉她。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