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飘动的导游旗》飘动的红旗 Twink 飘动的导游旗天然受

更新时间:2020-07-20 06:05:02

《飘动的导游旗》飘动的红旗 Twink 飘动的导游旗天然受 连载中

《飘动的导游旗》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行云流水531 分类:短篇 主角:悦阳,白丽丽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行云流水531原创小说《飘动的导游旗》,主角是悦阳,白丽丽,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陆川把小悦阳安安稳稳地放到地面上,慢慢地安慰着他,小悦阳这才停止了呼喊,张开了眼睛,陆川慢慢地跟他说:“没事了,小悦阳,没事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川把小悦阳安安稳稳地放到地面上,慢慢地安慰着他,小悦阳这才停止了呼喊,张开了眼睛,陆川慢慢地跟他说:“没事了,小悦阳,没事了,别怕,有叔叔在,放心吧!”

这时悦阳的爹也赶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悦阳,他说:“臭小子,我叫你跟着我,你怎么就是不听,你看看多危险,差点就摔死了!”说罢就在小悦阳的屁股上了狠狠地拍了一巴掌。小悦阳惊魂定却又挨了自己老爸这一巴掌,又吓得哇哇大哭起来。陆川见状赶忙阻拦:“唉唉,大哥,悦阳还小,他哪懂得这些,你快别打他了,刚已经吓得够呛,你这一打对他更不好了,你快好好安慰安慰他,回头到沟底你再说他也不晚,这不马上就下到底了么,快别打他了!”

悦阳爹听着陆川的话,看着他气喘嘘嘘的样子,实在不好意思再对自己儿子动怒,只好把小悦阳抱着怀里,暂时找了一块平石坐了下来,不停地摸着小悦阳的后背,安慰着他。

陆川一看没事了,长出一口气,站直了身子向上一望,后边的人都没有事,有的虽然被刚这一幕吓了一大跳,好在没出什么事,也就罢了。转身向下看,已经有人走到了沟底,自己也不能停,必须赶到沟底去接人。于是将迎面向上的身子转了过来,准备继续向下走。

就在这个时候,陆川只觉脚下一软,无法控制地向下倒了过去,原来刚下刹车的时腿太用力,这个时候,腿上已经没劲了,而脚下刚好是一片松土,无形中充当了一次润滑剂,直接给陆川来了个冰溜,就这样陆川又一次毫无防备地向下滑去,刚刚安定的人群又一次惊呼起来,几个已经走在陆川前面的人见状又也忙往回去,打算去接滑下来的陆川。

可是陆川毕竟是陆川,十多年的体育不是白练的,就是下滑的过程中,他还是冷静地找到了身体的重心和平衡点,慢慢调整好自己的身姿,一点一点地将身体放低,最后在快要撞上一块大石头的时候他抓住了一棵灌木的粗枝,为了能在石之前停下来,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一把将面前的灌木抱在怀里。

讲到这儿,也许是该喘口气的时候了,再怎么说,陆川还是没有撞到石头上。但是,结果呢,比他撞到石上还倒霉。就在他将那棵灌木抱到怀里的时候,瞬时间只觉胸口好比万针穿心、千蜂同蛰一般地巨痛,他向被高压电打了一样弹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你看过原版《西游记》么?看过孙悟空大战蜘蛛精时,被她们的师哥蜈蚣精多目怪用身上的多目金光刺中时那痛苦的反应么?如果你看过,如果你还记得,那此时此刻,你就知道陆川身上到底是何种的痛苦不堪!陆川站起身来,只觉得胸口像是被泼上了热油一般火烧火燎地巨痛。

刚才那股钻心的针刺之痛已经扩散到整个前胸,甚至从前胸扩展到了整个上身,就连他的双手也疼痛得无法张握。陆川紧咬着牙关,周身肌肉紧绷,试图利用肌肉紧张时产和的压力来冲抵这突出其来的巨痛。一阵长长的闷喊,向周围人警告着陆川的痛苦。上边的、下边的人都赶了过来,好几个人扶着陆川,但陆川却不肯让他们碰自己,他现在只想让这疼痛快过过去,他快忍不住了。队伍里有的人在大喊:“快看看是不是让蛇咬了?”有的人否定地说:“这哪里有蛇,肯定是被蝎子蜇了!”陆川耳朵里听着,心里想着:这哪是什么蝎子啊!有这么大的蝎子嘛,我现在整个胸脯子都被蜇了,那得多少只蝎子才能蜇得过来啊!我的天,痛死我了!

陆川在手还能动的情况下,咬着嘴唇把上衣脱了下来,低头一看自己的前胸,我的老天,密密麻麻的全是突起的小肉包,就像一片挨着一片地被蚊子叮咬后留下的一样,就连陆川双臂的内侧也同样布满了这样的小肉包,这些肉包还在不断地膨胀,不一会儿整个受伤的皮肤都开始隆起,小肉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整体肤体的肿胀,而陆川此时在坚强地忍受后已经逐渐适应了这种疼痛,已经开始恢复理智和行动能力。

陆川一边嘴里咝咝地发着怪声,一边在大脑里不停地回忆着刚才的一切,极力地想找到到底是什么东西把自己蜇成这样,难道真是什么有毒的怪虫埋藏在这灌木丛中被自己撞了头彩不成?他强忍的走到刚才抱过的那棵灌木中间,小心地向里张望着,可是除了一团团好像毛团的东西之外,什么活物也没有。难道这些毛团把自己蜇成这样的?

陆川再也没敢碰这棵灌木上的任何东西了。

陆陆续续地客人们都骤了过来,很多人都在关切地问着陆川,特别是小悦阳,看到陆川为了救自己,被伤成这样,又心疼已内疚,不停地跟陆川说着对不起。陆川这边还疼着,嘴里还安慰着小悦阳说:“没事,没事,悦阳,别怕,叔叔没事,你看这不还好好的么,没事,去,快去找爸爸吧!”

陆川强忍着再次袭来的疼痛,带领着队伍艰难地步行到了沟底,剩下的这段路,他手里抓着衣服,再也不敢穿上。来到沟底,这里的风影着实迷人眼球,那些坐缆车下来的人已经到处分散开拍照赏景了,而白丽丽一边照看着客人,一边四下张望着等待陆川一行尽快过来会合。

不一会,见步行的客人已经在沟底出口处现了身行,于是搞搞地挥舞着手里的导游旗,一边喊着:“来,贵州客人们,我们在这儿,到这里集合了!”

看着客人一个接一个的从山阴中走出来,就是看不到陆川,白丽丽本以为他是在断后,不一会就见陆川光着膀子走了出来。心想,这陆川怎么把衣服也脱了,难道是走热了脱衣服晾汗呢?这也太不雅观了吧,当着这么客人就脱衣服,这成什么体统。后来,从客人口中才知道陆川刚才被蜇伤了,她赶忙跑过去问询情况。

来到陆川面前,白丽丽被陆川那红肿的胸脯和痛苦的表情惊呆了,她举着双手不知该往陆川身上哪个部位放,一个劲地问陆川这是怎么回事,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陆川只问了她一句话:“丽丽,你带的客人都下来没?”白丽丽赶忙交待到:“放心吧,我的都下来了,你的人我看也都齐了,你是怎么了,你看这皮都肿了,要不要紧啊?”

陆川没再说话,冲白丽丽挥了挥手,示意她看好客人,然后径直走向沟底清澈的溪流边趴下身子把整个胸脯泡在了清凉的溪水里。这么做并没有什么原因,只是陆川觉得冰一下可能会好一些,而结果也是这样,泡在水里的皮肤显然疼痛减轻了不少,可是一旦出水,不过一会儿那种疼又从里向外的恢复出来。陆川泡了两次,最后干脆不泡了,他觉得不能就这么泡下去,还有客人呢,不能因为自己把整个行程耽误了。

出了水陆川也不敢擦,只能等着水自己蒸干,可是水一干就更疼了。那红肿丝毫没有减退。

就在很多人都不知所措的时候,一边有位牵马的老头走了过来。他是这黄花沟底为牵马揽生意的人,自家养的马,租给从沟底返回的客人。他和其他人一样,在这里等着,招揽着生意。

刚才看了半天陆川,大概心里有了数。他走到陆川面前问:“唉,后生(方言,小伙子的意思),你是不刚才让穴马牙(音译)给扎了?”陆川没听清他说的那是什么东西,反问了一句:“大爷,你刚才说啥?什么牙?”

“穴马牙!就是沟里长的一种草,不大点儿,扎人可疼了!”

“唉呀管他是什么牙呢?我就刚才下沟的时候抱了一棵矮树丛完了就成这样了,开始跟针扎蜂蜇一样,没疼死我!大爷你说的那什么牙是不是长得跟一团毛似的,土黄色的,看得挺个应(方言,恶心)人的?”

“就是哇,哉(方言,‘这个’的意思)东西在沟里可多呢,你咋就愣抱它呢?”

陆川无奈地苦笑着说:“唉,婀(方言,‘我’的意思)抱它做省呢?下沟的时候一不小心撞上去的!”

那老大爷看着陆川那还在红肿的胸脯说:“唉,看看哉后生让蜇成个省(方言,读四声,‘什么’的意思)了!快拿点马尿糊上哇!”

“省?拿马尿能管用呢?”陆川瞪大眼睛问。

“就是呢哇,哉东西莫说是人了,连马碰了还痛得不行呢。抹点马尿一会儿就么(方言,读轻声,‘没有’的意思)事了!”

陆川面露难色地说:“大爷,马尿多恶心啊,人的行不?”

那大爷背着手说:“行呢哇,哉不有小孩儿呢,哉童子尿更好呢哇。叫小孩撒上泡尿,和点泥,糊到皮上一会就好了!”

小悦阳的爹一听这话,忙蹲下身子问小悦阳:“儿子,爸爸问你,现在有尿没,没听老大爷说么,用你的尿就能救你陆川叔叔,快,给撒泡尿!”他也不管小悦有没有尿,说完就脱下儿子的裤子让他往出撒尿。

小悦阳经过刚才这么一场险剧,其实早就吓得想撒尿,只是走了一半的尿被陆川的事给吓回去了,当下酝酿了好久才哗哗地撒了一大泡。陆川就地和了一摊尿泥,把小时候的把式用上了。

当尿泥往陆川身上一抹,人群里顿时有人笑了起来,就连一直为陆川担心的白丽丽也忍不住捂着嘴偷笑着,陆川管不了别人笑,只能对白丽丽小声说:“笑啥笑,没见过玩尿泥?你再笑看我一会连你一起抱的!”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