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繁华路》繁华路二手房 by浣熊干脆面 繁华路猎奇

更新时间:2020-06-01 12:07:59

《繁华路》繁华路二手房 by浣熊干脆面 繁华路猎奇 连载中

《繁华路》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浣熊干脆面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纪菱,宋文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浣熊干脆面原创小说《繁华路》,主角是纪菱,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京都纪府,纪永平正准备接替父亲定北侯的位置远赴北疆镇守边关。临行前,他决定再去看一眼最让他疼爱,却也是最令他头痛的小妾红袖,自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京都纪府,纪永平正准备接替父亲定北侯的位置远赴北疆镇守边关。临行前,他决定再去看一眼最让他疼爱,却也是最令他头痛的小妾红袖,自从五年前他与红袖的女儿纪玲意外丢失以后,红袖就终日郁郁寡欢,也不再与他亲近了,他也派人去寻找过许多地方,可是都没有女儿的消息,无奈之下他早已放弃,也许在他心里,已经认定玲儿是死了!

推开门,眼前的一幕却让他震惊了!红袖此刻就玄在房梁上,双脚乱蹬,脸色也红得发紫!

"快来人!"他一边叫着,一边冲上去举起红袖的双腿,赶过来的下人们看见眼前这一幕,赶忙搭手把主子放下来,几个胆小的丫鬟此刻早已吓傻了,主子出事,下人们肯定是要连带遭殃的!

"红袖,红袖,醒醒!……"纪永平不断的拍着红袖的脸叫道。

也许是红袖福大命大,慢慢的,她的脸色居然好了起来,气舒畅了,人也幽幽转醒了!当她看见纪永平的脸时,眼泪顿时如泉般涌出!

"夫君,玲儿走了!你也要走了!把我一个留下,你想过我的下场吗?有多少人巴不得我死,你一走,她们就有机会对付我了,你好狠心呀!玲儿,玲儿是你的女儿,却落到个音信全无的地步,我知道一定是她们干的,她们见不得我的好!我不管,要不你给我把玲儿找回来,要不把我也带走,要不我就去死!……"红袖边哭边歇斯底里的喊道。

纪永平皱了皱眉头,一脸苦笑着说:"红袖,别闹了,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能瞎说,蔺枝她们都不会是那样的人,蔺枝这些年帮着家里做了多少事情,勤勤恳恳的,你不能无故去栽赃她!"

"那你的意思,这一切都是我瞎说的!是呀姐姐娘家背景好,你不敢得罪,所以你们就都来欺负我,不就是因为我是天香楼出来的吗!……"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硬生生打断了红袖,她只知道夫君向来宠着她,从来没有对他红过脸,可是现在居然打她,为了别的女人!

"好!好!我这就去死,如了你们的愿!"说着她抬脚准备奔向桌角!

"够了!"纪永平怒喊到!"来人,好好看着夫人,不准有事,从今天起,夫人就待在她的院子里,别让她去外面!"

"是!"下人回到。

"你要把我关起来!呜呜呜……"红袖绝望的望着眼前这个曾经带给她无限幸福的男人哭了起来。

纪永平转身走了几步,他停下脚步背对着红袖淡淡的说了一句:"听话,别闹,等我回来,玲儿我会在派人去找找看……"之后大踏步走出了院子,只留下半瘫在地上抹泪的女人!

纪永平一走有人欢喜有人愁,诺大个纪府里,许多眼睛都在四下窥视着,打着各自或阴暗,或龌龊的主意!

纪菱一行出了苻云镇,没走一个时辰,白玉兰便蹭上了纪菱的车,也不管一旁流星的怒目。

"别看了,我又吃不了你主子,还不快去驾车!"白玉兰冲着流星挥手道。

待车继续行驶起来,白玉兰幽幽说道:"你这个贴身的小厮怎么回事?是不是也把你保护的太周全了!男儿志在四方,总是这样被保护着算怎么个事儿吗!又不是姑娘家,你说是不是!"说着居然伸手拍了拍纪菱的肩膀!

纪菱勉强扯动了一下嘴角,尴尬的笑了笑:"我完了说说他,他可能也觉得我没怎么出过门,为我安全着想吧!"

"纪小弟今年方几何?"

"十三!"

"哦,你比我小十五岁呢!以后别白兄,白兄的叫,见外,叫大哥。我喊你小弟就可以!那你的那个小厮多大了?"

"他应该比我大一点,十四差不多吧!"

"你说他会不会是断袖!我可觉得他看你的眼神不对呢,我云游的时候也是见过有断袖之癖的人的,小弟长得如此清秀好看,怕是……"白玉兰看着由于生活变好而脸庞渐渐丰润光泽起来的某人说道。

"……"纪菱头顶彻底黑线了,感觉这一路恐怕有罪受了!在苻云镇时候怎么没感觉这白玉兰如此不正经!

"咳咳咳……"流星一口水呛了个半死,由于白玉兰说话并没有回避,所以一门之隔正在赶车的流星把所有都听了个清楚!恨不得进去痛揍一顿这个披着才子外衣的大尾巴狼!

马车在行驶了一天之后终于到达了柳树河镇,找好店家,白玉兰先去开了两间上房,宋文祤才晃晃悠悠的走来,他其实也想上纪菱马车聊天的,奈何人家根本没有等他,他只好无奈的跟在后面一路追赶,此时,满脸写满了郁闷!

"宋兄你的房间你自己定吧,我们也不知道你要住多久。"白玉兰面无表情的看着宋文祤。

"你!哎!店家一间上房。"

"对不起客官,上房刚刚让这位客官定完了,现在只有普通房间了。"

"一间普通的!"宋文祤咬牙忿忿说到,谁让他自己抽了风非要跟上人家,其实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但总觉得,眼前这个纪云,分明还是小孩,却又带给他太多震惊,听说他要和白玉兰外出办事,自己就非常想跟上看看,这个小孩又要搞什么鬼,总觉得此行不会那么简单,心随所动,就鬼使神差的跟上了!

晚上,纪菱正想好好洗个澡,咚咚咚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纪菱只好悻悻的打开门,门外居然是一脸媚笑的宋文祤!

"那个,云小弟呀,我那个房间实在是太脏了,我能不能和你挤一间呀,反正咱们都是男人也没什么介意不介意的是不是。"说着就准备抬脚进门。

"不行!"

"不行!"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是纪菱,一个是闻声赶来的流星,

流星闪声绕道宋文祤与纪菱之间挡着:"我们主子睡觉不喜欢别人打扰!"

这个闷葫芦居然能说出这么多话来,绝对有问题!纪菱心中想到。

"嗨!我说小不点,你信不信我能把你揍的一周都起不来床呀!"

"那就来,别那么多废话!"说着流星摆了个很酷的开打姿势。

"祤兄,我有睡眠障碍,只要一有人,我就睡不着觉,我家小厮也是护主心切,你别介意,另外我有一事想问问祤兄,不知方不方便说!"

"但说无妨。"

"我听说上流社会有许多王公贵族好男风,祤兄应该不会是吧!只是祤兄一直跟着我,让小弟不免有点担心……呵呵,当然,我觉得祤兄如此气宇轩昂一定不可能是的!"纪菱把白玉兰那套搬到了这里,目的自然是一定要恶心到宋文祤,而且她的目的也达到了,宋文祤听完当即脸就黑了。

"怎么可能,哼!"转身拂袖快步离去。

咦?怎么有一种被人戳中落荒而逃的错觉,纪菱心中想着。

"流星,我有事想问问你。"

"……"流星又回到了闷葫芦状态。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关于我的!"

"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这么护着我?"

"我的任务!"

"真的没有其他什么?"

"没有,主子没事我就退下了。"说完还不等纪菱回他,便快步离去了。

嗨!又一个落荒而逃的是怎么回事!这一个个的,都怎么了!

第二日一早,纪菱收拾停当下楼,发现其他人都已经把行装收拾好,只等她了,由于一夜好梦,所以此时她心情格外的好,冲着大家高兴的挥手:"你们都好早呀,吃过饭吗,一起吃点吧?祤兄,白大哥!"

看着纪菱的笑容,几人心里都是一怔,这个少年的笑容,仿佛Chun日里的暖阳,洒进大家心里,有那么一刻,觉得这个清秀俊美的少年哪里是少年,这分明就是一个明媚的少女吗!怎么会有人长的这么像个女孩!

宋文祤还记得昨天纪菱给他说的,晃过神急忙尴尬的闪身进了车里,白玉兰倒是大大方方的说:"好呀!"陪着纪菱一起坐下吃东西。

"这么多东西,吃不完,流星你也来吧?"

"不用了!"流星脸一红,扭头跑上车去了。

纪菱尴尬的看着白玉兰道:"今天都是怎么了!"

白玉兰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小弟,一会儿咱们就出了茯苓县进入沛慈县境内了,今天卯时咱们应该能到红庙乡,到时候,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什么地方?"

"到了你就知道了。"

纪菱笑道:"这么神秘!一定要见识见识!"

"哈哈哈哈,好!"

二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我是分割线————————

本君发誓绝不弃坑,所以,希望大家踊跃跳坑哦!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