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魔气复苏下的游戏玩家》魔气复苏下的游戏玩家 月下辰风 平胸小受文 魔气复苏下的游戏玩家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20-04-20 18:05:00

《魔气复苏下的游戏玩家》魔气复苏下的游戏玩家 月下辰风 平胸小受文 魔气复苏下的游戏玩家最新章节 已完结

《魔气复苏下的游戏玩家》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月下辰风 分类:灵异 主角:陈风,金属球

《魔气复苏下的游戏玩家》作者:月下辰风,灵异类型小说,主角:陈风,金属球,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金属球落到新生鬼的身上,发出沉重的撞击声。 突然吃痛,新生鬼有些无措,慌乱的捂着金属球砸到的地方。 然而他忘了,金属球现在嵌在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金属球落到新生鬼的身上,发出沉重的撞击声。

突然吃痛,新生鬼有些无措,慌乱的捂着金属球砸到的地方。

然而他忘了,金属球现在嵌在他的体内。

在他的手碰到金属球的那一刻,金属球闪烁着淡淡的光晕。

光很弱。

但在新生鬼看来,伤害爆表!

如同硫酸泼在人的身上,以金属球为中心的地方开始被腐蚀,然后不断向四周扩散。

新生鬼的身影开始闪烁,就好像投影,面临着信号不好的情况,不再凝实。

“啊~~”

痛苦的嚎叫从新生鬼口中响起。

他望着陈风,双手在空中晃动,发出一声低鸣。

似乎在哀求。

又像是乞怜。

陈风冷冷的看着他,往后退了几步。

左背传来的剧烈疼痛不停的刺激着他的感官。

陈风又往后退了几步。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一只鬼?

谁会知道这新生鬼接下来会做什么,这个时候,离他越远越好。

至于新生鬼投来的求饶信号?

他感受到了,然后呢?

看着新生鬼逐渐消散的身影,陈风松了一口气。

就在双手陷入新生鬼的身体,水果刀从手中脱落时,他就开始思考,自己身上肯定有什么东西能让新生鬼受到伤害。

自己从新生鬼身体穿过的时候,身上就只有水果刀,金属球,还有一身较为便宜的麻料衣服。

首先排除身上的地摊货衣服。

而那把水果刀穿过新生鬼的时候,并没有造成伤害,所以在那个时候他就可以确定,能给新生鬼造成伤害的,就是金属球。

只是出乎意料的是,他的手陷入他的身体后,就拔不出来了。

直到水果刀刺进他的左背。

也许是新生鬼本能的认为水果刀刺进左背后能够刺穿他的心脏,所以才松开。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是驼背,本来背部就比别人凸出一些,更何况,那把水果刀质地本来就不咋样,根本无法刺穿左背的那块骨头。

“啊~~”

新生鬼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个人如同幻影,化为丝丝光点,消散在陈风眼前。

“咚!”

新生鬼消散后,金属球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同时掉落的,还有一张布帛。

不用看陈风也知道,是那张噬魂兽皮。

“我这算是打怪爆装备吗?”

望着前方掉落的金属球和噬魂兽皮,陈风苦笑。

陈风上前,准备捡起金属球。

至于噬魂兽皮,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留在自己身上,他又怕再次勾引到其他的鬼怪,不去管他,也会吸引到鬼怪,这里离寝室又不远。

这万一被其他人捡去了?

想想就觉得一阵头疼。

没有再去理会噬魂兽皮的事,因为他的注意力其他东西吸引了。

【残破的恶精魄】

【备注:你可以选择吃掉它,当然,你需要承担所有的后果】

新生鬼消散的上空悬浮着的一小团光团,在空上晃动着。

望着空中的光团,陈风伸手去碰触了一下,下一秒,那光凝化成圣女果般大小的水晶,掉落在陈风的手中。

“吃?怎么吃?”

打量着手中的水晶,陈风有些懵。

半会,只见他将水晶放到嘴边,咬了一下,随着牙齿的上下咬合,水晶被咬出一个缺口。

“还真是吃呀!”

咀嚼了几下,陈风将剩下的水晶一口吞下。

嘎嘣脆!

水晶入口冰凉,冰凉的质感顺着喉咙,沿着食道,落到小腹处。

有点像嚼冰块。

不会,精魄水晶全部被吞下。

【吸纳了残破的恶精魄】

【吸收中】

【吸收完毕】

字幕浮现,又接着消失。

“没了?”

“这就没了?”

等了几分钟,在没有任何提示语出现,陈风有些蒙圈。

又等了几分钟,直到背上的疼痛感再次传到大脑的中枢神经,陈风在真的确定,没有后续了。

“擦。”

陈风骂了一声。

期待了半天,以为会出现啥高科技的东西,结果竟然没有后续了。

眼睛直溜溜的望着手心泛着银光的金属球,陈风脸色阴晴不定。

晃动着脑袋,扫视了一下四周,入眼的除了狼藉的地面,就只有冒着零星光点的百米外的寝室楼。

陈风脸色阴沉。

他可以确定,他被黑吃黑了。

“这该死的东西,以后别让我逮到机会!”

暗骂了一声,陈风把金属球揣进兜里,又将今晚的罪魁祸首噬魂兽皮用石头压在马路边的常青树下,然后踉踉跄跄的往马路边跑去。

他已经耽搁了太长时间了,再拖下去,就算背上的上不足以致命,他也会因为流血过多而休克。

现在失去意志,那就代表着死亡。

他甚至可以感受到伤口处不断有血液顺着水果刀柄滴落。

“不是吧!”

踉跄着走到保卫科,里面除了亮着的白炽灯,不见任何人的踪影。

陈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永远猜不到学校宿舍阿姨和保卫大叔的神操作。

一个该锁门的时候不锁门,不该锁门的时候锁了门,还用了机车防盗锁。

另一个该在的时候不在,不该在的时候全都一个不落。

身体开始乏力,就连抬手现在都觉得吃力。

脸色苍白,嘴唇也开始发白。

拖着乏力的身体,陈风晃晃悠悠的转身向校门口的马路走去。

站在路边,望着两边幽暗深邃的路口,陈风觉得自己已经快睁不开眼了。

一道亮光从马路中间亮起,陈风艰难的抬起手。

仿佛没有看到他,车身从他旁边飞驰而过。

“要完了!”

真确的感受到自己身体传来的无力感,视线开始模糊,意识也开始被黑暗吞噬。

“呲!”

刹车声响起,陈风艰难抬头。

只见一辆银白的比亚迪停下,驾驶座的车窗摇了下来,露出一个看起来沧桑,满是胡茬的男子的脸。

“兄弟,去哪儿?”

陈风抬起头,就像一个脱力的丧尸,以怪异的方式往前走了几步。

被血液染红的双手搭上了后坐的车窗。

拉开了车门,爬了上去。

“咕!”

王大发咽了一口唾沫。

他是一个上班族,但仅限于白天到了晚上,他是一个滴滴司机。

当然,他也才出道。

今晚,是他晚上跑车第一天。

华阳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华国数不清的地级市之一。华阳大学作为华阳城唯一的高等学府,人流量自然不会少。

即使它离市区有两三公里。

可那只局限于放假前,一到放假,这里几乎没有出租车会跑,更何况是滴滴。

今晚他接了一个单,就在华阳大学前面不远处,接到这个订单的时候,他很不愿来,因为车费不高,而且这个方向,几乎就是单向路程。

回来几乎拉不到人。

一趟的钱可能连油费都不够。

但是app上安排的他有无法取消,只能默默接单

没想到回来的时候竟然在路上看到一个人。

一看那架势就是要拦车的。

虽然看起来状态有些不对,想来应该是喝醉了吧。

自己年轻的时候可是混过的,这种事情很常见,而且自己一个180的大汉,会怕一个醉汉?

于是,他踩下了刹车,摇下了车窗。

“兄弟,去哪儿?”

可下一秒,他有些慌了。

只见路上这人晃晃悠悠的走进,一只手搭在后坐车窗,然后拉开车门,“爬”进他的车。

先前这人手搭住的车窗出,留下一只血手印。

投过后视镜,他看到一张煞白的脸,白得不像人。

接着,一个头从车座上探出,那张苍白的脸对着后视镜,唇角微微颤动。

“师傅,去医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