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异世之乘风揽月》求存之路 摘星揽月 免费下载 异世之乘风揽月小说TXT

更新时间:2020-04-16 00:05:30

《异世之乘风揽月》求存之路 摘星揽月 免费下载 异世之乘风揽月小说TXT 连载中

《异世之乘风揽月》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遥若北辰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成枫,安格斯

主角叫成枫,安格斯的小说是《异世之乘风揽月》,它的作者是遥若北辰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把整艘船收刮一空,再找了一堆淡水、食物和衣服存于空间项链中,“枫”五十立方的空间已经被堆满了一半。随着成枫的搜索,船上的尸体也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把整艘船收刮一空,再找了一堆淡水、食物和衣服存于空间项链中,“枫”五十立方的空间已经被堆满了一半。随着成枫的搜索,船上的尸体也随之化为尘埃随夜风飘散于四周。成枫不想让孩子们看到这些痕迹。

一切都整理完毕后,她抱着沉睡中的安格斯回到船仓底层的杂房里。解开阵法进去,八双眼睛顿时熠熠地看着她,里面是担忧和喜悦。

蓝发的陆峻宏首先迎上来,兴奋喊道:“安格斯,是安格斯。‘他’把安格斯带回来了。”

“安格斯没事吧?”那名粉眸女孩走上前,有些担忧地问道。

成枫把安格斯小心放在稻草上,淡淡道:“他现在睡着了。”

所有的孩子立刻围了上来,看到安格斯身上无伤,衣服干净整洁,都喜泣道:“安格斯没事,太好了,太好了。”

年纪最小也最显怯懦的小女孩蹲下身子***他的脸,泪水遍布美丽的大眼睛,啜泣道:“安格斯哥哥,醒醒。蕾佳好担心你,呜呜,蕾佳好怕,好怕你也不回来。”

成枫倒不知道这些孩子都这么关心安格斯,紫眸中露出几分疑惑。

粉眸女孩似乎猜到了她的心思,轻声说道:“成枫,我能这样叫你吗?我叫洛葛仙妮,是个孤儿。这里的孩子都素昧平生,除了陆峻宏和叵升来自同一个村子。其他人,都是被这群人一路上抢来的。”

接着,眼睛露出哀伤,迟疑道:“今晚,他们原本,想带走的是蕾佳……安格斯,他自愿代替她过去……”

怪不得。

怪不得连最傲气的陆峻宏都愿意为他欠下一个天大人情。

成枫心中微微叹气,安格斯已经受到伤害,如果他愿意的话,她希望帮他洗掉这段残酷的记忆。

感觉衣角被轻扯了一下,成枫侧头,发现金发男孩正担心地看着她:“枫……枫,没事,他……”琥珀色的眼眸看向地上的安格斯,表情显得难过。

成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单纯敏感的大男孩从她过于平静的神情中发现到不对,也许是兽人特有的敏锐直觉。

拍住他的肩膀,成枫扯出一个微小难看的笑容:“放心,一切会好的。”

也许是被小蕾佳溅落到脸上的泪水唤醒,安格斯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一张张喜悦泣笑的稚嫩脸庞围绕在他身旁,眼神中的亮彩仿佛梦中的星光。

“你们,都在。”他轻轻地呼出一口气,缓缓撑坐起来,轻轻搂住哭泣的小蕾佳,纯净的脸上绽开笑颜:“大家都在,原来是真的,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成枫担心他会出现异状,忙出声道:“大家准备一下,此地不宜久留,我们马上离开。”

所有人都愕然看向她。洛葛仙妮闪着温柔的粉眸,轻呼道:“真的可以离开?船上的人呢?”

“不在了。”成枫没有详细说明,含糊地撒了一个小谎,“一位高人派我来救你们,船上的人都被他制服。”心中同时暗道:高人是我自己,我派自己来救你们,也只能这样理解。

“那位高人呢?”陆峻宏的眼中闪出亮光,那是孩童对于英雄前辈的敬仰神采,“能不能让我们见见他。”

“‘他’会在暗中保护我们。如果有缘,自会见到。咱们快走吧。”成枫摇头,从项链中拿出几套衣裳给他们,“先换上。到了安全之地,大家再沐浴清洁。”

陆峻宏脸上片刻显得失望,尔后恢复傲然:“没错,我们快些离开。”边说边扶起稍显脆弱的安格斯。

安格斯自成枫说话之后,表情便沉静默然,卷翘的睫毛遮住眼底的重重心事。

其他八人都换上这些崭新的似乎专为孩童准备的漂亮衣裳,顾不上什么想法,撑着饥饿虚弱的身子跟在成枫后面逃离。小蕾佳和另一个叫莉达的小女孩由陆峻宏和另一个结实的男孩背着。

为照顾这些疲累的孩子,成枫的步伐放得很慢。

队伍中,成枫走在最前面,叵升一跛一拐地跟在她身后,那双迷茫单纯的圆眼总是时时盯着她略显单薄的背影,不曾放开。队伍中央,洛葛仙妮扶着安格斯,两人都很沉默。陆峻宏则领着其他几个孩子紧跟其后,小心警惕的眼睛不时看向周围。

几人走下这艘豪华巨船,站在森林角落的偏僻港口上,才解开心头的重压。此时已是午夜时分,弦月悬空,冷风呼呼地吹动森林,那幽暗的河水仿佛一摊黑暗魔窟。

“我们走吧。”冷冷看着这艘有如丑陋凶兽的大船,成枫转身离开。

待众人走出港口栈道,站在森林小径的入口处,一声剧烈的轰鸣声忽然响起。孩子们回头望去,只见大船被一阵波动的气流震裂,无数碎末牢牢地爆扬在一个椭圆型的结罩里,没有四下散开。

“这是——”陆峻宏骇然道,“……高人前辈?”

成枫松开衣袖里掐诀的手,收回真气,轻道:“一切都结束了。”

大家睁大眼睛,带着不可思异的心情重新上路,随着紫眸“男”孩的脚步朝森林深处走去……

是夜。

顺京东,国公府。

成誉淮坐在主座上,剑眉紧锁,目若寒星,紧紧盯着手中由皇帝元君梧送来的密书,眼眶的黑青色透露出他心力交瘁。

“找到了吗?”脸色苍白的夏语晨紧紧捂住胸口,唇瓣颤抖。

愤然拍桌,成誉淮扔掉手中隶金密书,怒道:“居然还没有消息,皇家的密探都是饭桶。我要杀了元济暄这个混球。”

“誉淮,你冷静点。现在不是怪他的时候,枫儿自幼聪明,肯定不会出事,不会的。艾萨克已经带所有家卫出去搜寻。陛下的龙腾军也在顺京全城内外搜捕这群人,肯定能找到的。”夏语晨急忙搂住成誉淮的手臂,泪珠沿着秀雅的脸颊滑落。

成天眼中布满红丝,一脸缄默,心中尽是无能为力的颓然和自责。他已经站了足足四个时辰。自听到成枫被抓的消息到现在,他未曾发过一言。

门外,两个头发花白表情冷寂的玄衣男子赤Luo上身跪在刺骨的寒阶上,似乎只有冷风才能减轻他们的懊恼和惭愧。

他们心下决定,若到时国公府二小姐传来恶耗,便以死谢罪。

是他们的纵容和失误导致这样的后果。相较于成家人的痛苦,或许死亡是对他们最轻的惩罚,也是最大的解脱。

“冷静,我该怎么冷静,那群人是什么人,他们是玩弄孩子的变态。找了几个时辰还没有消息,我要怎么冷静!”

成誉淮大吼,目眦欲裂,身上的火红斗气不断攀升,屋内温度顿时上升七八度。

两个负荆请罪的暗卫没有升起斗气护体,任由这股狂暴的火红斗气肆虐而来,胸中剧痛,口鼻中喷出血沫。

常无涯摸着胡须,站在门口处不时叹气,沧桑深邃的眼睛遥望着冷月萧索的阴沉天空,显出几分老迈。

“会找到的,会找到的。”他安慰自己。他的一身医术还没传给这个聪慧的小女孩,她肯定不会出事。

森林中,清澈的溪流静悄悄地流淌,冷月的银光透过小片的树木间隙撒落在一块空地上。

一个式样奢华的帐篷架设在干燥平整的空地上,这个帐篷曾是少主的收藏品之一,现在却被随意使用着。

旁边,系在两棵树木间的一根绳子上披挂着几件破衣服和布裤,这些是孩子们原来的穿着,舍不得扔掉。

成枫安静地坐在篝火旁,不时用树枝拨动火苗,目光无奈地看着坐在她身旁的金发男孩。

“你不进去睡吗?里面空间很大。”

叵升仍是摇头傻笑,手指扯着她的衣角,琥珀色的眼睛清亮地盯着火焰上飞溅的光。

成枫已经问了三遍,一样的结果,最后依旧无奈。

被她救回的九个孩子在溪中洗净身体,烧掉那几套过于精致的孩童衣裳,重新换上从船上搜集来的干净旧衣,都是佣兵们的衣服。

成枫像变魔术一样从项链中拿出很多美食和清水,饥肠辘辘的孩子们立刻狼吞虎咽起来。他们已经几日没吃过饱饭。

吃饱后,孩子们便躺进暖和的帐篷里休息,由成枫守夜。

篝火旁只剩成枫和叵升静坐着。成枫并未放松,在空地四周用几块低级魔晶布下一个木系防御阵,以防有敌来袭。

夜风很冷,却没有穿透到空地上,这里暖洋洋的,仿佛温馨的小天堂。

成枫心中烦燥。她故意被黑衣人所擒,一夜未归,家人肯定很担心。可是,她不可能放下这几个可怜的孩子不救,在茶社时她就已经下好决定。她的举动在某种程度来讲很自私,但却没有更好的办法。她不能暴露实力,不能告知家人真相,最好的办法也只能是隐瞒。

“枫——枫,不生气。”叵升忽然用手揉她的眉头,力度不小,很快成枫白嫩的脸上被搓出几条红印。

哭笑不得地拿下他的手,成枫叹道:“没事。只是想起一些事。”

“娘说,生气了,就看月亮。月亮女神撒伦妮会安慰苦恼的人们。”

叵升说到自己的母亲,声音不再磕磕巴巴,很流顺,目光很柔和。

成枫顺着他的视线抬头望月,轻问道:“你母亲呢?我会送你回家。”不过,是在治好你的腿之后。

“娘,娘——”叵升忽然抱住脑袋,咬紧嘴唇,蜷缩起身子,痛哭道,“娘,娘死了,娘生病死了。只有我一人,娘不在了。”

成枫深感歉意:“对不起。那你还有其他家人吗?你爹呢?”

“爹,没有爹,娘说我没有爹。可是村里的人都骂我是野种,爹是兽人。没人喜欢我,他们都讨厌我。”叵升呜咽着,仿佛一只受伤的小兽。

成枫忙抱住男孩的头,安慰道:“你很好,会帮助人,以后他们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