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娇蕊公主传》重生公主沐云初 章节在线试读 娇蕊公主传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13 12:08:25

《娇蕊公主传》重生公主沐云初 章节在线试读 娇蕊公主传全文阅读 连载中

《娇蕊公主传》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霓裳儿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慕容,宇文成

主角叫慕容,宇文成的小说是《娇蕊公主传》,它的作者是霓裳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信件等物可放回原处?”南宫皓月问道。 “臣等现场抄录完后,便将信件全部放回。”宇文成肃躬身答道。 “潜在大盛朝的密探来信,镇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信件等物可放回原处?”南宫皓月问道。

“臣等现场抄录完后,便将信件全部放回。”宇文成肃躬身答道。

“潜在大盛朝的密探来信,镇北王上官鸿飞近几个月动作频仍,先是以赈灾不力为由流放了与我朝暗通款曲的工部侍郎,继而派遣亲信掌管都城守卫,我朝的两个暗探联络点已被摧毁。”南宫皓月将信件递给宇文成肃,面色凝重。

“属下这就安排,另派暗探潜入。不知,是否通知银狐开展营救?”宇文成肃询问道。

“先不要启动这枚棋子,让赵永光去处理这件事。解铃还须系铃人。”南宫皓月邪魅一笑,“朕倒要看看他会给朕如何复命。”

“是,陛下。”宇文成肃躬身答道。

“宇文成肃,朕最欣赏你的地方就是你的听话,朕不想让你知道的事,你绝不多问,朕不让你碰的东西,你也从不敢僭越,朕希望你永远保持住这份听话,不要辜负朕对你的信任,对你宇文家的信任。”南宫皓月审视宇文成肃良久,沉吟道。

“属下遵命。”宇文成肃神色岿然不动。

“今日宴会上,一个名叫水柔仪的女子甚是有趣,你派人去细查查她的底细。”南宫皓月朗声吩咐道。

“是,陛下。”宇文成肃从陛下口中听到“水柔仪”三个字后,额头青筋突兀,心下立时了然。

郊外,逍遥窟内。

“你找我来究竟何事?”一身黑袍的妇人端坐在堂上,神色森然。

“本座的耐心是有限的,说,华芳圣女手上的那枚开启宝藏的信物现在何处?”一戴着面具的中年男子厉声叱道。

“呵呵呵,怎么慕容世家现下已到了山穷水尽之地?”妇人冷笑一声。

“那宝藏本就是我大仁王朝几代先祖积累的财富!当年,被独孤圣女窃取,霸占了数百年之久,如今也该物归原主了。”那男子嗓音尖细。

黑袍女子悠然起身,四处打量了一番,“看来,这些年来,你慕容世家在海外的日子并不好过。谁能想到,当年的天潢贵胄竟会沦落至斯,可惜啊!可惜!”

“暂且不提宝藏之事,本座问你,你到底将华芳圣女的女儿藏身在何处?”那男子双拳紧握,极力压抑满腔的怒意。

“华芳圣女的女儿正是你慕容世家的孩儿,你慕容世家都不知晓,我一个外人又如何得知?”黑袍女子轻声笑道。

“怜容,本座提醒你,千面圣女是你和我慕容世家共同的敌人,你与我们合作,也是在替你的丈夫和孩儿报仇。”那男子道。

“我当然知道!若非如此,你以为我会和你这个无耻之徒合作?”黑袍女子眼中爬满血丝,恨恨地骂道。

“既然如此,你就该把那孩子交给本座。”男子漠然道。

“把她交给你,让你拿这孩子去要挟千面圣女?笑话!这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亲爹都不顾自己孩儿的死活,素来冷心冷面的千面圣女又岂会容你要挟?到了,这孩子只有死路一条!哈哈哈哈哈,你慕容世家的男儿真是好样的!最会辜负人心,也最是狠心!”黑袍女子抚掌大笑,一阵冷嘲热讽。

“真是五十步笑百步!华芳视你为亲姊,你不是照样背叛了她?你和本座又有何异?”男子问道。

“我和你不一样!我从未想过要背叛华芳圣女!当年若不是千面圣女咄咄逼人,我也不会------”黑袍女子声嘶力竭地吼道。

“接着说啊!哼!怜容,当年若非你与本座里应外合,本座也不会轻易就俘获了华芳的心。若没有你刻意瞒报,千面圣女也不至于待到华芳怀孕后才知晓此事。”男子步步紧逼,直欲摧毁黑袍女子的意志。

“是!这些都是我做的!当年,我违背独孤圣女派门规,与人生子后,贪恋凡尘情爱,不肯服下绝情丹,斩断情根,被千面圣女发现,她强行逼我服下绝情丹,并残忍杀我夫君及襁褓中的孩儿,我恨!我要报仇!”黑袍女子泪眼婆娑,使命地捶打着墙壁。

“何为绝情丹?”男子身形微颤。

“绝情丹?哈哈哈哈,真是个好东西!索性,我今天都告诉你!你可知为何独孤圣女派与慕容世家缠斗了两百年之久?”黑袍女子仰天大笑。

“自是因为两百年前,独孤圣女派先祖盗取我慕容皇族的宝藏,两家争斗自是难免。六十年前,我大仁王朝礼崩乐坏,诸侯作乱,时任独孤圣女派掌门的绝心圣女潜入我朝为后,与造反者里应外合,又擅用宝藏金银资助叛军,最终导致了我大仁王朝的覆灭。亡国灭家之仇,我慕容世家的男儿岂能忘怀?”男子念及亡国灭家之仇,义愤填膺。

“呸,真是虚伪!”黑袍女子唾了一口,“你慕容先祖当年做了那种禽兽不如之事,自是不敢与儿孙讲明!”

“怜容,本座不许你辱我先祖!”男子叱道,杀意腾起。

“虽是两百年前的旧事,你就从不曾疑心过?慕容皇族几代皇帝搜刮的民脂民膏的藏身之地自是天下头等绝密之事,独孤圣女派的先祖又怎会轻而易举夺得?”黑袍女子反问道,见那男子无话可说,黑袍女子略顿了顿,娓娓道来,“当年慕容皇族权势熏天,是这天下唯一的统治者,独孤圣女派的先祖本名叫郑仙儿,出生在一个小吏之家,她还有一个姐姐名叫郑慧儿,两姐妹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引得众人垂涎不已,当时的三皇子慕容元因爱慕郑仙儿的芳容,时常莅临郑府,在他三番两次地撩拨下,郑仙儿芳心暗许。慕容元奏请皇帝要纳郑仙儿为王妃,仁皇嫌弃郑府门第卑微,不肯点头,皇后却极力从中斡旋,最终,仁皇允了这门婚事。谁知,成亲当日,郑仙儿却被父亲关在密室,在婢女的帮助下,她才得以逃出。当郑仙儿出现在迎亲现场时,慕容元才知花桥中坐着的是郑慧儿。慕容元当众将郑慧儿从花桥中拽出,郑慧儿含泪哭诉自己已然怀了慕容元的孩儿。原来,当初郑慧儿也相中了慕容元,对他痴心一片。可恨的是,慕容元却脚踏两只船,心中虽百般爱慕郑仙儿,却和郑慧儿有了苟且之事。”黑袍女子长叹一口气,沉默良久。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