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陈汉雄谜案追踪之古宅系列》汕头市陈汉雄 by常大利 陈汉雄谜案追踪之古宅系列YD

更新时间:2020-04-12 18:07:25

《陈汉雄谜案追踪之古宅系列》汕头市陈汉雄 by常大利 陈汉雄谜案追踪之古宅系列YD 已完结

《陈汉雄谜案追踪之古宅系列》

来源:湖北长江传媒数字出版有限公司 作者:常大利 分类:出版图书 主角:陈汉雄,项秀英

完结小说《陈汉雄谜案追踪之古宅系列》是常大利最新写的一本出版图书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汉雄,项秀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于新阳和沈秋月夫妇从朋友家回到他的住宅楼院门口已是深夜十一点了。此时是十月二十三日,残秋的夜刮起了阵阵清风,他们紧裹着风衣,依然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于新阳和沈秋月夫妇从朋友家回到他的住宅楼院门口已是深夜十一点了。此时是十月二十三日,残秋的夜刮起了阵阵清风,他们紧裹着风衣,依然感到很寒冷。

楼院口的门卫室门上有一盏电灯,虽说不太亮,但可看清脚下的路和楼院口的轮廓。这是紧靠小城南侧西安路的一所老式民宅楼,楼号为78号楼。楼院口有铁栅栏,还有一个铁大门,不过常年总是锁着,大门钥匙在这里的物业管理员手中。靠北有一个小门,人们长年都是走小门。原这里有门卫,后来由于各户不愿掏门卫人员的费用,门卫室自然也就闲置仅剩下一间空房了。

于新阳和沈秋月走入楼院的小门,沈秋月发现在铁大门内的水泥块地面上趴着一个人,身上有酒气。

“新阳你看?”沈秋月有些害怕。

于新阳低头观看:“这是咱家六楼的高总,他怎么会喝酒喝成这样?高总,高总!”

“新阳,你看他身上有血,是不是摔伤了,快叫120急救中心吧!”

于新阳掏出手机拨了120。他的电话刚放下,居住在这个楼的曾任过糖厂厂长的中年男子刘占全也在夜里走进这个楼院,他当然也认识倒在地上的高总,手指伸向他的鼻子下后说:“他已经死了。快报警吧。”

警笛划破宁静的夜空,仅十几分钟,120急救中心的医护人员和西安路派出所所长陆明带领几名民警最先赶到了现场,陆所长对死者也是认识的,他发现死者是被刺了多刀而死亡的。相隔仅两分钟,刑警重案队队长陈汉雄带领他的队员江涛、白雪等侦察员及法医技术人员也到了现场。

“陈队长,死者是住在这所楼的六楼的高云川总经理,他是被人扎了多刀才死亡的。”陆明在向陈汉雄介绍情况。

“你认识死者?”

“认识。他原在北方农场当过场长,后在维康公司当过副总经理。前十天新任富强责任有限公司总经理。”

陈汉雄点了点头后说:“现场都发现什么了?”

“我们也刚到,还没有来得及工作。”陆明说。

“我和江涛、白雪围绕现场搜查,你带人现在就对这个楼及周围进行调查。”陈汉雄立即安排现场工作。

技术人员对现场和死者拍照后,法医开始对死者进行检验。陈汉雄和江涛、白雪对现场及周围搜查,但从搜查情况看,没有发现任何与案件有关的痕迹或物证。经法医检验,死者身中十一刀,其中有三刀是致命伤,即前胸两刀,直刺心脏,后背一刀也刺入了心脏。死者身着一套棕色西服,左衣袖上有两处刀伤,由此可见死者在遇害前曾进行过反抗。当法医翻过身者身体时,发现他身下有一个打火机。

“陈队长,这里有一个打火机。”法医在向陈汉雄报告。技术员戴着手套小心翼翼的提取了这个打火机,陈汉雄在灯光下仔细观察这个打火机,这是一个酒中的圆形打火机,乳白色,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标志或电话号。

“这有可能是死者衣兜中掉出来的,也有可能是作案人不小心遗落的。我们带回去检验后便知。”陈汉雄让技术员将打火机放好。

经对死者衣着进行检查,发现他衣着完整,生前没有被人翻动的痕迹,衣兜内有一部诺基亚手机,裤子后边的两个兜内有共计七千多现款,左手腕戴有一块西铁城手表。

死者背景复杂,刚到一个新公司上任便被杀害,陈汉雄当即将此案报告给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兼刑警大队长刘天林,刘天林说他马上也要到现场,并在调集警力对此案展开侦破。

虽是深夜,现场聚集了很多人,一些已入睡的人们从梦中惊醒,纷纷走出楼来。一位中年妇女扑来叫喊着:“我的老高呀,你怎么死在家门口了。”

这位是高云川的妻子项秀英,她在小城西安路食品厂任现金员。

高云川的几位邻居拉住了项秀英。白雪见此也拉住了这位妇女,对她进行劝说。

“白雪,你带一名民警到高云川家,向他的妻子了解情况。”陈汉雄见此,让白雪将项秀英先扶回到她家中。

刘天林也到现场了,他听完陈汉雄的汇报后,便环视这个现场的地理环境。此楼院中的楼座南门朝北,院门在西,而中间隔了一个空是条楼群中的路,向南是一条不太宽的马路。从现场看,死者是深夜在外喝酒回来后走到楼院门内突然被人杀害,也许他是走着回来的,也话打车到楼头处,再走十几步便进了这个楼院内。

“查到什么线索了吗?“刘天林问。

“现场上发现一个打火机,也许是死者的,其他的还没有发现。”

“你看此案的性质?”

“死者衣着完整,身上财物无任何翻动,由此看杀人者并不是图财,这样我们可以排除抢劫杀人的可能。死者身中十一刀,作案者目的就是让高云川必死,目前来看,此案似乎就是仇杀。”

刘天林点点头,然后说:“一个新上任才十天的总经理在深夜被杀,也许出于某种政治目的,也许是情杀,也许是仇杀。那么,只有我们认真调查他的社会关系和有因果关系的人。此案也许很快会真相大白的。”

调查在紧张进行,刘天林连夜调集来近百名警力,围绕现场和这座住宅楼进行调查。

富强公司的副总田文德和办公室主任佟意闻讯来到了现场,通过陈汉雄和江涛向他们简要的了解情况得知。高云川到任以来,公司的业务一直是很繁忙,今天天津来了几位客商,办公室主任佟意将他们安排到天缘宾馆,晚上在宾馆备的酒宴,晚六点高云川和副总田文德到宾馆陪的客商。晚十点半他走出宾馆,司机赵悦臣和田文德将他送到他家住宅楼南侧的路边上,然后司机沿路直走,便送田文德回到家。但他们到楼边时,没有发现路上和楼的附近有任何人。据田文德介绍,高云川是经政府推荐,组织答辩和测评,与几个部门的对手竞争,被经贸委况选上的总经理。田文德今年五十一岁,原也想竞争总经理,但年龄和大学本科文化两项他都不符合条件,只好放弃了。与高云川竞争的对手都是其他部门或公司的人。高云川刚到公司十天,可以说对整个公司的情况还没有全部熟悉,因富强公司是小城内较大的公司,经营石油、化工、纺织、机械加工等多项企业,下设几个分公司,公司职员一万多人。因高云川是来到一个新单位,他与这里的任何人还没有产生矛盾,所以富强公司没有他的仇人。

白雪和侦察员张英在高云川的家向高的妻子项秀英了解情况。从他妻的谈话中得知,高云川与项秀英是大学时的同学,毕业他们一同被分配到小城工作,高云川最初在西区政府当秘书,由于他有文化善交际,又有工作水平,后来当过区委副书记,二年后到小城南郊的北方农场任场长,三年后到维康公司任副总经理。一月前,富强公司的总经理当选为副市长,富强公司的人选是个肥缺,在众多的人选中,他被竞聘为富强公司的总经理。可以说虽是四十岁的人,在仕途上一直是一帆风顺的。今天在晚六点钟时,高云川曾往家打个电话,说他们公司来了几位天津的客商,他要陪客商吃饭,到晚上十点后才能回家。谁知今夜十一时便发现了高云川回来已被人杀死在的他居住的住宅楼院门口,也许这是一起早有预谋的谋杀案。当问到这几年谁与高云川有矛盾和冤仇时,项秀英却说不出来。

“高总平时吸烟吗?”白雪问。

“他从来不吸烟。”项秀英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

“他有收藏打火机的爱好吗?”

“他一天想的就是工作,哪有那种闲心呀。”

当白雪和张英走出高云川家时,已是下半夜两点半,他俩将了解到的情况立即向陈汉雄汇报。

“高云川没仇人?”

“他妻子没有反映出他有仇人。”白雪说。

“他不吸烟?”

“是的。”

“如果是这样,高云川身下的打火机就是作案人遗落的。”

后经技术员对打火机进行检验,认定这是一种高档蒙古酒中的礼品打火机,这种酒在小城的成百上千的饭店中都有。重要的是在这个打火机上检验出一枚指纹,通对比对,这枚指纹不是高云川的。由此认定打火机上的指纹是作案人遗留。

当夜,刘天林还调集一些民警对一些车站、出城一些路口、旅馆、娱乐场所的有关人员进行排查,但都没有查到与此案有关的线索。

天亮了,派出所所长陆明在对78号楼的居民调查中查到这样一个情况,据居民霍昭青反映,在昨夜十点半他从外边回家,他是住在东一楼口,当他路经东二楼口时,发现东二楼楼道处有三个人人影,他没有看清这个人的面目,也不知他们多大岁数。这三个人影见有人走过来,上了东二楼口的楼上,霍昭青以为他们是到谁家串门的人,或是这个楼中谁带来的人。但从此情况看这三人绝对不是一家的。

陆明将此情况立即报告给仍在现场调查的陈汉雄。

“这三人能否就是来此等待高云川的作案人呢。如果是这样,作案人是三人,高云川再有力气也搏斗不这三个人。从现场看,作案人是两人以上,看来,这三人就是作案人。”陈汉雄边思索边分析查到的情况。

“队长,我也这样认为。如果是这样,这三人可能是高云川的仇人,也可能是高云川仇人雇用的杀手。”江涛也在分析着。

“如果这三人真是凶手,他在这所楼及周围一定徘徊、窥视、隐藏较

《陈汉雄谜案追踪之古宅系列》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