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旧时妆》旧时妆小说 小说大结局 旧时妆蕾丝

更新时间:2020-04-10 12:04:04

《旧时妆》旧时妆小说 小说大结局  旧时妆蕾丝 连载中

《旧时妆》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九优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洛夏,晟德

《旧时妆》是九优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旧时妆》精彩章节节选: 洛夏坐在自己的厢房中,清淡的安宁香让她烦躁的心情好了不少。没有一个人来看她,只有芍药在旁边伺候着自己,不时的给送来吃食和一些精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洛夏坐在自己的厢房中,清淡的安宁香让她烦躁的心情好了不少。没有一个人来看她,只有芍药在旁边伺候着自己,不时的给送来吃食和一些精致的点心,但是洛夏一心记挂着还在家中的洛河和自己以后的去处,便只吃了两口就没了胃口。

从芍药的口中,她了解到了晟府的一些情况。晟府现在掌握着权利的便是晟老太爷晟德忠,其夫人袁氏,掌握着这个院子的处置权,男主外女主内,安排得很好。

晟府现在还在府里住着的便是大房,二房和三房,大房是长子晟佟华,大夫人罗氏。二房是晟佟仁,其夫人谢氏。最后便是三房,三字晟佟礼,夫人赵氏,也是晟连城的母亲。大房乃嫡出,二房和三房是庶出,所以在府中的地位自然也是自有定论。

只是让洛夏没有想到的是,晟连城作为庶出的儿子,在老太爷那边竟然有着这么重要的地位,她可看得清清楚楚,从老太爷和晟连城说话的口气中,她可以听出老太爷对晟连城的一种依赖。

不大一会儿的时间,她便已经弄清楚了这个府里各房之间的争斗,说到底,也就是各房自身利益之间的争斗。看来在自己这件事情上,大房二房也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洛夏能够猜到,晟连城自然也可以猜到,可是他显然是比洛夏更熟悉自己的亲人。在洛泊离开的时候,他便已经派了一个身边的侍卫跟着,如他所料,洛泊前脚刚走,后脚罗氏身边的贴身丫鬟便出府了,而且所去的方向正是他将洛泊送走的方向。

“怎么样?人已经安排好了吗?”晟连城端坐在书桌前,一边翻动着手边的卷宗,一边问着站在下面的那人。

“禀少爷,人已经安排好了,就在十八胡同的那家宅子里。”下面的人赶紧回到到。

“恩,好的,这次这件事大房那边已经上了心,你们出去的时候也小心点,多长个心眼。还有,永州那边的动作也快一点,别被别人给抢了先去了。”晟连城在桌上的宣纸上画了两笔,看不出是个什么样子,只是一大团墨就这样晕开。

“是!”下面的人听命离开,而晟连城,只是将手边的纸张随意折了起来,仍在一边的桌角。

罗氏在就听到了自己贴身丫鬟绮梦的回报,人跟丢了!

“你们怎么办事的!好好的一个人还能给我跟丢,说,是在哪跟丢的?”罗氏的语气很不好,就连顶在绮梦额头上的丹寇也鲜红得可怕。

“回禀大夫人,是在十里洞跟丢的。”虽然额头上已经被戳出了不少红印,但是绮梦却一点放抗的心思都没有,她也知道,夫人只是在脾气不好的时候便会这样,如果自己反抗的话,还不知道会弄出什么样的后果。

十里洞在洛阳城的东边,也可以说是皇城最繁华的一块地界,而十里洞,便是因为和东城门相隔十里,并且道路狭窄,这才会得到一个这样的称呼。

听完绮梦的回答,罗氏眼中寒光频频闪过,最后,手指使劲往绮梦头上一戳,见她一下子往后一仰倒了下去,这才感觉到心中的气消了不少。

“十里洞和十八胡同相隔不远,你带人去那找找,还有,不要被其他人发现了。”罗氏只是脑筋一转,便下了吩咐。

绮梦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也不管还在渗出点点血珠的额头,便领命赶紧离开,“是,夫人!”

“记住!下次再找不到人,可就不是额头留点血这么简单了。”罗氏说完,人便已经微阖着眼休息,独留下绮梦惨白着一张脸,踉踉跄跄离开了大厅。

晟连城此时正走在去书轩亭的路上,书轩亭是老太爷居住书房的名称,晟府老太爷对古书的热爱是出了名的,这不,在这个时候,他人也铁定在书轩亭无疑。

走到门口,晟连城敲了敲木门,咚咚咚地声音似乎惊动了里面的人,首先听到的便是一句咳嗽声,接着便听到“进来吧!”

晟连城眼中闪过疑惑之色,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只见老太爷晟德忠穿着一件灰青色的云团裘氅,正站在一个书架前翻动着手中的书页。书房里放着两个冰盆,正冒着冷气,驱散了不少夏日的闷热。

“爷爷。”晟连城低下头,神色尊敬。

只见书架前的那人慢慢转过身来,已经发白的头发梳得很整齐,一双手上已经布满了纹路,这就是晟府现在的顶梁柱。

“那姑娘已经安排好了。”声音中带着一点沙哑,但是一点也不妨碍其中夹杂着的威严。

“恩,已经安排好了。”

老爷子在屋中的一张太妃椅上坐下,将手中的那本古书随意的放在自己的膝头上。看着面前低垂着头的晟连城,眼中闪过满意之色,但随后就夹杂了一点唏嘘。

“是不是还有什么事?”老太爷问道。

晟连城见他问起,连忙上前一步道:“爷爷,在安排洛夏姑娘和刘夫人见面之前,我已经在她大哥的手中拿到了卖身契。”说着,只见他从衣襟中拿出一张纸交到老太爷的手中,接着又退了回来。

“这件事你做得很好,这次是和大将军府搭上关系的大好时机,这张卖身契你留着。”老太爷只是看了一眼就将卖身契交给了晟连城。

晟连城伸手接过,“爷爷,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晟德忠头也没抬,示意他说。

“关于夏姑娘她大哥的事,之前在他手上拿下卖身契还答应了他一个条件,就是在十八胡同那边找块地让他开铺子,他的意思是他们全家都想搬来洛阳城。”

“你答应了?”晟德忠抬眼。

“是的,他们以前在永州城的时候就有一间铺子,反正我们只要给他们安排一个地界就好。”晟连城分析道。

“这件事你自己安排着去做吧。”晟德忠显然是很信任他的,在这件事上便没有多加干涉。

“是,那我先回去安排了。”晟连城说着,便告退了。

晟得忠看着重新关上的书房门,拿着手中的古书看了起来,但是过了一会儿又不耐烦的将之放下。

看来大房也快有所动作了,这样思量着,便又重新看起书来。

晚间,洛夏就这样在自己厢房中度过了一天,只是这一天对洛夏来说是无比的折磨。因为晟府请了一个教习嬷嬷教她婚嫁前的规矩,让洛夏头痛得不得了。

什么走路要轻移莲步,和长辈说话不能还嘴,要好好听着,丈夫是天,不能做违背丈夫的事情,说着还拿出一本《列女传》,一本《女诫》交到洛夏的手上,仿佛一点也没看出她脸上的苦意。

“姑娘,明儿将军府就要来人了,时间这么紧,我也只能将这些规矩粗略的交代一下,这些书你一定要好好看,明天可不能出错了。”教习嬷嬷在一边叨唠着,洛夏脸上不能表示出一点不耐,只是认真的听着,直到看到那教习婆婆说得差不多了,这才将放在宽袖里面的一银锭子拿了出来,“嬷嬷,今天真是辛苦你了,我一定会好好看的。”

教习嬷嬷笑着从她手中接过银锭,语气比之前好了不少,“姑娘知道就好,这下太夫人也可以放心了。”

“这还多亏了嬷嬷。”洛夏脸上笑得真诚,将这些人送走,直到厢房中只剩下周妈妈和芍药两人。

洛夏将那本《烈女传》和《女诫》随手放在梳妆台上,对着后面人道:“周妈妈,你也知道我明天便要出嫁了,你能否和太夫人说一声,我想和她讨一个人?”

周妈妈显然也是被她这样的提议愣住了,这哪是她可以做主的。

“姑娘想要谁?”

芍药在旁边心里有点紧张,在两人间不断的看来看去。

“绿真。”洛夏也不罗嗦,直接道。

听到绿真的名字,芍药松了一口气,绿真的名字她知道,是在偏院做活的粗实丫鬟。

显然,周妈妈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便也没有拒绝。

“姑娘是想连她也一起带去吗?”

“是的,前些日子也是她在照顾我,这次去将军府我也想带着她一起去。”

“姑娘心仁,是那丫头的福气。”周妈妈嘴里说着,心里却想,这姑娘到时候去将军府日子都不好过,这还想搭上一个丫鬟,还真以为是过去享福的呢!

洛夏心里知晓这些人的心理,也懒得理会,看着天色已晚,便让她们下去准备晚饭去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