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嫁无双之神医王爷不良妃》盛嫁无双之神医王爷不良妃txt kuso 盛嫁无双之神医王爷不良妃LOLI

更新时间:2020-03-25 00:13:21

《盛嫁无双之神医王爷不良妃》盛嫁无双之神医王爷不良妃txt kuso 盛嫁无双之神医王爷不良妃LOLI 已完结

《盛嫁无双之神医王爷不良妃》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三木游游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穆妍,岑默

《盛嫁无双之神医王爷不良妃》为三木游游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岑默带着穆妍冲了出去,穆妍本就全身虚弱无力,如今又受了伤,趴在岑默背上都快晕过去了。 岑默不知穆妍受伤,背着穆妍一路狂奔,到了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岑默带着穆妍冲了出去,穆妍本就全身虚弱无力,如今又受了伤,趴在岑默背上都快晕过去了。

岑默不知穆妍受伤,背着穆妍一路狂奔,到了凉城一条河边停了下来。他的神色有些不对劲,把穆妍放在河边一棵树下,对穆妍快速地说:“小师妹,我有东西忘在了客栈里,我回去取,马上回来!”

岑默话落就从穆妍面前消失了人影,穆妍愣在了那里,什么东西这么重要,岑默竟然都没有注意到她受伤了,非要立刻回去找?而且这会儿客栈的火势肯定已经进不去人了……

左肩上面疼得厉害,可穆妍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身后的大树都靠不住,身体不受控制地要往旁边倒下去。

穆妍看到左侧有一块尖利的石头,她如果倒下去肯定会头破血流。

穆妍咬着牙,努力朝着另外一边倒了过去,只是她并没有如预期之中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而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穆妍有气无力地靠着那个“东西”,感觉了一下,又看了看,心中猛然一跳,因为这分明是一个人的肩膀,而且绝对是个男人,因为肩膀很宽厚!

让穆妍心惊的是,这里在她来之前竟然有个人,可她没发现,岑默也没有发现!即便这个人坐在阴影里面,也不会毫无存在感,除非他的气息已经臻入化境!

电光火石之间,穆妍想了一下她用暗器把人杀了的可能性,答案是根本不可能,因为她的手都抬不起来了,而对方的实力定然极强,她完全就是一只可以随便被踩死的小蚂蚁!

穆妍想要离开那个肩膀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知道对方不是死人,只能硬着头皮,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兄台,借个肩膀……”

穆妍心中默默地想,岑默师兄,让你丢下我回去找的东西,最好真的很重要,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因为你回来可能见不到你家小师妹了……

穆妍感觉那人的脑袋动了动,似乎朝着她看了过来。她没有力气抬头,依旧靠着那人的肩膀,然后听到了一句让她差点当场晕过去的话……

“你的血……好香……”男人的声音,很低沉,没有起伏,毫无感情可言。

下一刻,穆妍咬紧牙关,额头满是冷汗,因为那人竟然伸手就把她肩膀上面的箭给拔了!

穆妍能够感觉自己左肩上面有血涌了出来,而那个男人伸手抱住了她。

穆妍毫无反抗之力,被男人抱在了怀中,她靠在男人的胸膛上,闻到了一股很淡很淡的药草清香,很好闻。她觉得自己大概是要死了,竟然到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去想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味她很喜欢,她真是没救了……

下一刻,快要昏过去的穆妍瞬间清醒,全身都僵硬了,因为她听到了自己衣服碎裂的声音,那个男人竟然撕了她左肩的衣服,然后开始吸她伤口流出来的血!

五月十五,月光皎洁。

河水在月色之下闪烁着粼粼银光,河边的树林中,两人交颈相拥,穆妍露在外面的左肩一片雪腻,白得发光,男人埋首在上面,像是如胶似漆的一对情人,在做不可描述之事……

穆妍已经彻底绝望了,她的眼睛缓缓地闭上,昏过去之前唯一的感觉是,特么这个世界竟然还有吸血鬼这种生物,真是见了鬼了……

片刻之后,男人抬起头来,那双眼睛竟然是妖艳的红色,在月色之下闪烁着妖冶的光芒。

他的面部轮廓深刻立体,剑眉入鬓,眼眸深邃,鼻梁高挺,唇形更是完美到了极致,仿佛天神精心雕琢而出。此刻他的唇边还有一丝血红,整个人如妖似魔,像这暗夜之中孕育而出的神子。

男人眼底的红色一点一点慢慢褪去,乌黑的眼眸如凛冽寒星,终于恢复了清明,垂眸看向了怀中之人。

入目的是那一片欺霜赛雪的香肩,上面还有一道让人触目惊心的伤口。男人舔了一下自己的唇角,口中的血腥味让他冷漠的双眸之中闪过了一丝异色……

察觉到有人靠近,男人下意识地把穆妍的身体裹在了自己怀中,两人依旧在阴影里面,并没有出去。

“主子恕罪,属下来晚了!”一个墨衣劲装的男人单膝跪在了不远处,声音恭敬地说。

“嗯。”男人淡淡地回应了一声。

男人的属下神色有些惊诧地抬头:“主子今夜已经无碍了吗?”

男人又低头看了一眼怀中脸色苍白的少年,声音冷漠地说:“我已经无事了。”

“那主子是不是要即刻出发去无双城?”男人的属下恭敬地问道。

“不急,去听风别院。”男人说着,抱着怀中的穆妍站了起来,还伸手提起了旁边的那个大包袱。

穆妍被男人整个包裹在了怀中,男人的属下看不到穆妍的脸,更不可能看到穆妍衣服破碎的肩膀,但他知道他家主子怀中抱了一个人,这件事本身已经够惊悚了!他神色惊骇,对上男人有如实质的幽寒目光,赶紧低下头默默地跟了上去。

很快,河边树林中空无一人了。一身狼狈地从客栈那边回来的岑默,看到穆妍竟然不见了,神色大变,大叫了一声:“师弟!”

只有草丛中惊起的飞鸟回应了岑默,岑默像是疯了一样找遍了整个树林,都没有找到穆妍的影子,连他一路背着的那个大包袱也不见了。他猛然握拳砸了一下大树,拳头都出血了也感觉不到疼痛。他只是突然想起把他娘留给他的唯一一件遗物忘在了客栈里,着急回去找,却没有想到会把穆妍给丢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