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容后倾天下》容后倾天下大豆 同人志 容后倾天下BL

更新时间:2020-03-24 18:06:34

《容后倾天下》容后倾天下大豆 同人志 容后倾天下BL 连载中

《容后倾天下》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任大豆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楚中铭,楚亦蓉

《容后倾天下》作者:任大豆,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楚中铭,楚亦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且说楚亦蓉回到竹院,待两个婆子一走,立刻把南星叫了过来。 她面色平静,眼里却带着坚毅,对南星说:“今日已经动了楚玉琅,他定然不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且说楚亦蓉回到竹院,待两个婆子一走,立刻把南星叫了过来。

她面色平静,眼里却带着坚毅,对南星说:“今日已经动了楚玉琅,他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今晚就会有所行动,所以你晚上睡觉时要机灵一点,必要时,我们要帮他一把。”

“啊?姐姐,你什么意思,帮他对付我们自个儿吗?”南星脑子里弯少,转不过来。

“对,帮他,只要保证我们自己不受伤,什么都可以帮他。”

南星是迷糊的,但她是听话的。

反正听蓉姐姐的话总没错。

于是还没到天黑,她就把楚亦蓉交待的事都办了,顺便找了一个地方窝着补觉。

晚饭后,楚亦蓉突然胸口疼到不行。

外室侍候的丫鬟听到动静,进去一看,吓的不轻,又一时找不到南星,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还好有个带主见的,急着说:“二小姐这样怕是今天被踹坏了,得赶紧回禀老爷去,万一出了事,咱们可担不起啊!”

先前的丫鬟一听,撒丫子就往外跑。

梦中铭此时正坐在书房里闷气。

他晚饭没吃几口,光听楚夫人念叨了。

什么二小姐跟她娘一样是灾星,一回来就闹的鸡犬不宁,家生不安;还说她就是故意的,先打了田妈,又坑了三小姐,现在把嫡少爷也套了进去。

楚中铭烦的不行,要只是楚玉琼,也就罢了,但楚玉琅不行。

他是楚家的嫡子,虽纨绔贪色,那也是男人的本性,且将来楚家的荣耀还要让他传承下去的。

如此一来,楚夫人的话他倒是听了进去,开始想这两日发生的事了。

确实都是二女回来以后才出的,难道这个女儿真的跟她娘一样?要让楚家不得安宁吗?

从小被歧视,更没在身边成长,若不是为了利用,楚亦蓉根本不可能回到楚家。

所以当利益一出现冲突,楚中铭心里先前升起来的一点心软就烟消云散了。

竹院的丫鬟急火火地过来跟禀报,二小姐病重时,梦中铭只觉得更烦,摆手说:“让管家先去看看。”

楚亦蓉是病了,管家又不是大夫,他能看出什么来?

丫鬟心里嘀咕着,脚也不敢停,忙着又去找管家。

这会儿楚亦蓉已经面色如纸,冷汗直冒,捂着胸口俯在床沿上,出气多进气少,随时要死掉的样子。

管家一看这样,哪敢自己做主?赶紧又去找楚中铭。

到底是一张牌,要拿来换荣华富贵的,楚中铭刚费了老大劲把她接回来,又大张旗鼓的请夫子请琴师。

不能才几天功夫,人就不行了吧?

心里冷淡,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叫管家悄悄出去请大夫,自己先往竹院里去。

他到的时候,楚亦蓉嘴唇上的颜色都没了,整个人跟死过去没什么两样,只有眼皮还虚弱地睁着。

看到这一幕,楚中铭也是一惊。

莫非白天真的踹中了?那个浑小子,从来做事都是没轻没重的,那一脚下去,余力都把琴踢塌了,何况是一个弱女子?

楚亦蓉这会儿看到他来,还挣扎着要起来行礼,只是手抓了半天,也没爬起来,眼泪倒是流了一脸。

她声若游丝,勉强把丫鬟支出去,这才弱弱向楚中铭开口:“,父亲,都是女儿不好,惹了弟弟妹妹们生气,还要父亲……咳咳咳……,父亲跟着受牵连……”

一句话没说完,人就又趴了下去,汗水把头发都打湿了。

饶是楚中铭铁石心肠,这会儿也硬不下心来说狠话,只能安慰她,说一会儿大夫就来了,一定要挺住。

夏夜的窗子半开着,夜半起了缓缓的凉风,从外面吹进来,带了几丝凉意。

却不想,微弱的烛火不经风力,摇了几下竟然熄灭了。

突然的黑暗,让楚中铭有些着急,正欲起身,楚亦蓉的手却抓住了他:“父亲,父亲,灯怎么灭了?我怕是……”

楚中铭此时半句不吉利的话也听不得,忙出声制止:“别胡说,风吹的,我叫丫鬟点上。”

楚亦蓉根本不放手,声音带着十足的恐惧:“父亲,您先别走,我有话对您说……,我……我自幼离家,没在您跟前尽孝,如今回来,本来想……”

她声音非常小,又断断续续,颤颤抖抖,趴到耳边才能听得几句。

楚中铭直想出去叫人点灯,手腕却被楚亦蓉扣住,心里突然蔓延上一层恐惧来。

难道传说是真的,将死的人力气确实大过平时?

说不清是悲是悔,脑子里乱哄哄的。

也就是在这时,楚亦蓉的房门被推开了。

楚中铭还当是丫鬟进来点灯了,正要开口,头上突然就被什么东西给罩住了,随即一阵拳打脚踢。

打他的人还低声狠狠骂道:“说老子踢了你,那今天老子干脆就把你踢死,让你妖言惑众,阻挡老子的好事……”

竟然是楚玉琅的声音。

楚中铭先是震惊,随即是愤怒,到叫出声时,楚玉琅已经不知踢了他多少脚,有一脚还踢到了侧腰上,疼的他老泪真流。

且说楚玉琅一听声音不对,知道自己可能弄错,折身就要出去,迎面却跟进来的丫鬟们撞到一起。

她们手里拿着灯,堵在门口,有两个急呼着过去把楚中铭解救出来,吓的脸色都白了。

只见楚中铭鼻青脸肿,头发散乱,眼睛里直往外冒红光。

他看着面前的楚玉琅,七窍生的烟都能点火做饭了。

楚玉琅一看打错人了,而那个病歪歪的女人,此时还爬在床沿看他。

恶从胆边生,抄起旁边的一把椅子,就要再冲回去。

丫鬟们惊叫,七手八脚地拉住他,赶紧把椅子抢下来。

一时间屋里乱一团,楚亦蓉的哭泣声,楚玉琅的叫骂声,丫鬟们的惊呼声混到一处,几乎把楚中铭逼疯。

他恨不得当年没有生过这么个儿子,过去劈手就是一个耳光。

楚玉琅要真打了楚亦蓉,还便罢了。

可他打的是自己啊,且不说孝不孝的事,那是真疼,且把他的颜面丢尽。

本来不想罚他的,这会儿也忍无可忍。

“滚去祠堂,跪在祖宗面前给我好好反醒,什么时候知道错了,再出来。”

说完,还不解恨,又报复性地踢了楚玉琅两脚。

不过,他年龄大了,又姨娘众多,身体已然被掏空,早不比当年,那两脚上去,还没有一巴掌顶用,对楚玉琅更是如挠痒痒,反而把自己闪的差点蹲到地上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