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信命崖》我不信命是什么歌 straight(直人文) 信命崖罗御

更新时间:2020-03-19 18:05:08

《信命崖》我不信命是什么歌 straight(直人文) 信命崖罗御 已完结

《信命崖》

来源:北京鼎甜文化娱乐有限公司 作者:稀饭辣椒 分类:玄幻 主角:楚天南,邱狐

《信命崖》作者:稀饭辣椒,玄幻类型小说,主角:楚天南,邱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清晨的日光带着一股初生的暖意,笼罩着斑驳的小镇。这一夜,终究是过去了。楚天南以仙气救赎之法,耗费自身百年修为,为天南镇中毒的居民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的日光带着一股初生的暖意,笼罩着斑驳的小镇。这一夜,终究是过去了。

楚天南以仙气救赎之法,耗费自身百年修为,为天南镇中毒的居民成功的压制了妖毒。雀舌相信,有他在,这些中了毒的邻里乡亲们也算是得救了。只是这毒该如何解,便是现下最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天南镇在遭遇此次劫难后,集市上已冷清了许多,临街的阁楼、商铺大门都关的严严实实,行人们也是三三两两的走着,彼此间隔三五丈的距离,且各个蒙着脸,似乎深怕被这种怪病传染似的。

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一位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婶婶突然走了出来,她的怀里抱着一直雪白的狐狸,那狐狸就是当日抢了王小丫糖果的那只狐狸。

“小邱狐,你是说这些都是那群道士们做的?”。老婶婶目光很是锐利的问。

那狐狸口吐人言,细声细语的说道:“姑姑,这是千真万确的!”。

老婶婶当即一声轻哼,周身立即散开一道烟雾,下一刻,她已换了个模样,这人正是九尾狐妖玉妃。只是她怀中的狐狸似还不能幻化人形,只能以狐狸模样继续说道:“姑姑,你可知道这些人道人有多可恶?他们分作两批,一批下毒,一批解毒。说是解毒,其实最终都是将那些中毒的人害死了。”。

“一批人下毒,一批人解毒?”玉妃目光阴冷道:“原来如此,这些个道人其实早有预谋,先用妖毒将普通的凡人变成妖物,然后再谎称自己发现了妖,于是仙道门派便名正言顺的派下门人前来降妖,这样既赚的了自己在凡间的名声,享受更多的香火供奉,也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后这中间即便有人死了,也可以将所有的事情推脱成妖孽作祟!”。说到这,玉妃脸上的恨意更浓。

想着,这世上妖再毒也终是没有人那般聪明的,果然,越是聪明的人,越是可怕的。

“你可知道这事哪一派所为?”玉妃厉声问。

狐狸道:“侄儿不知,可我认识其中的一人。”。

“恩?你认识的人,可在昨夜那些道人之中吗?”玉妃忙问。

狐狸道:“是的,就是那个拿着清木剑的男子。楚天南。”。

玉妃秀眉一皱,心道,怎会是他?哼!我还道他有济世情怀的真仙传人。不想竟也是个人面兽心的东西,白白辱没了他师傅的名头。想着,她那一双目光里,顿时生起更为浓烈的杀意。这样的人也配使那柄剑?。

小邱狐道:“三十年前我在东环山修行,夜里便见到一群黑衣打扮的道人,潜入城内,在城中的进水中投入了妖毒,第二天夜里,城内但凡吃了井水的人全部患病。后来,楚天南道人便来了,然后就带走了许多中了毒的妖人。此事,我本以为就此了结了。半年后,我再回东环山时,春城已变作了死城,而那些被带走的人,也终没有再回来。”。听到这里,玉妃当即酥胸鼓起,秀眉倒竖,一双玉手钻的咯咯作响,已怒不可遏。这还用说吗,定是那道人虚心假意,哄骗了城里的人,将他们全部当作妖怪处死了!

正当此时,一位道人似察觉到了这巷子里的异样,偷摸着走了进来。

只是那道人还未发现什么端倪,自身却早暴露在了玉妃那冰冷的眸子里。

只见她素手一伸,竟隔着墙壁直掐住了那道人的脖子。道人顿时一惊,定睛一看,只见他面前的墙壁一阵波动,便是走出了一位绝美的女子。这女子他见过,正是昨日他在一线天见过的,那位仙姑。

“啊,是你?”道人惊呼一声,只是那声音还未发的完全,便卡在嗓子里了。

“咔!”

一声清脆,玉妃面无表情,甚至半点愧疚之感都没有的将那道人的头颅生生的拧了下来。随即,一团妖火将其尸体烧了个干干净净。

狐狸见此忙叫道:“姑姑这道人乃无辜之人,您为何杀了他?。”

玉妃依旧怒意难平,瞪着冷目道:“无辜之人?如今这些个道士,哪个能算是无辜之人?道士,统统该死!我这就去杀了镇子里那些个虚伪的道人,免得他们再害了这些百姓!”。

狐狸瞪着眼睛瞧她,很不客气的训斥她道:“姑姑!您杀恶人我不管,可这道人明明不曾害过人,您却不问情由,便将其杀了,您这样与恶人又有何区别?”。狐狸叹了口气道:“这些道人也都是可怜人,他们即便做了很多恶事却也并非他们本意。他们修炼好多年方才有今日的地步,您这般无端的杀了他们,却连一句虔诚的悔意都没有,您这样又如何能教我做一个好妖,做一个好人呢?”说道这里,那狐狸不禁抽泣一声,泪珠儿便在眼眶里打着转,看的人极为心碎。

“我主人多好的一个人,也是无端的送了性命。仙道之人,以斩妖除魔为幌子杀人,您又以惩恶扬善为理由杀他们,都是杀人,都是蛮横。伤了的,都是像我主人那般的善人。最终只能是逼着善人为恶,逼着恶人更恶。仙妖之间,难道就非要势不两立吗?”。

玉妃听着一阵心惊,怎的这小邱狐离了她不过五十载,竟能说出清木子当年的那一番话呢?

想到这里,她不禁一叹。

“小邱狐,若是你这话在五百年前对我说,我或许会夸赞你懂事,可如今.......想来,你那主人应是个大善人,你在他身边还真学了不少天真气.....你以后就会懂了,这个世界都是魔,哪有什么仙和妖?你也休要再说些劝慰我的话,我若不除了那些个道人,最终死的便是像你这样天真的小妖,天真的善人了。”。

小邱狐当即昂着头争论道:“姑姑!这镇上的道人,亦是有善恶之分的,您若不辨忠奸,肆意滥杀,却怎教道人们去辨妖之善恶?您这般不仅不能将问题解决,反倒让仙派人认为这小镇里真有妖孽。最终那些无端中了妖毒的百姓便真成了无辜冤魂,百口莫辩!春城已经没有了,我不想再看到天南镇那些像我主人那样的善人们再糟此厄运。”。

玉妃听完,面上没有几分波动,只听她冷哼一声,对着身后唤道:“狐红尾!”。音落,便见一位姿容尚好的年轻女子,着一件红裙缓缓的走了出来,这女子相貌出尘,目光中天然带着几分哀伤,极惹人怜爱。

“姑姑!”

玉妃将怀中的小邱狐递到了狐红尾的怀里,对她说道:“你的妹妹交给你了,你且将她带回凡尘山,便自行下山历劫吧。”。

狐红尾一笑,能把姑姑气的逃跑的人,怕也只有她这个妹妹了。

玉妃转过身刚要走,却又转过头对狐红尾道:“此劫是你化身为人的最后一劫,极是凶险,你当去凡城方能保你无碍”。

“是,侄儿遵命!”。

玉妃欣慰的看来她一眼,随即极为愤怒的瞪了小邱狐一眼道:“好好的给我去凡尘山待着,等我回来再好好的教教你!”。说着,她将身一转,又回复了原先的妇人模样,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向着街道走去。

“姐姐,姑姑走了,你快将我放了呀!”小邱狐急忙道。

狐红尾瞪了她一眼道:“你怎的还这般淘气,不听姑姑的话?”。

小邱狐道:“我可管不了这些,我主人一家都被恶道人害死了,我既允了他这一世,便是他家的未亡人,我一定要找到这件事的主谋,亲手杀了他,为我主人报仇!也教姑姑看看,如何辨清这世道的善恶!”。

狐红尾道:“姑姑五千年的道行了,几时说过错话,看错过人?再说,姑姑那般善良,只是对道人偏见极深,有时做事难免会过了些,但也不似你说的那般肆意滥杀呀?我看,这里你且先交给姑姑,你便随我回凡尘山等她,等事情完了,你问清各种的原委,若觉得姑姑处事不当,你到时再出来寻一个公正也不迟!”。

小邱狐当即纵身从她的怀里跳了下来,伸直了脖子叫道:“怎会不迟?到那时却不知道会有多少像我主人那般的善人遭逢不幸了。”。说着她狐尾一摆,直接跳出墙,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狐红尾摇了摇头,无奈一叹,化作一团烟气消失不见了。

旭日初升,日光从洞开的窗户里射进来,照着床榻上一正酣睡的俗人意犹未尽的睁开了眼睛。

这人正是昨夜拯救了天南镇的英雄楚天南。

楚天南睁开眼睛,只见四周,满是粉粉红红的颜色,盖在他身上的被褥还散着少女身上独有的味道。他顿时一惊,撑着身体四下一看,自己竟然在一个小姐的闺房里。

他连忙甩了甩头,仔细回忆了一番。

昨夜他因那善良女子的一句话,拼着百年修为救了一众人,却伤了根基,他虽无大碍,但也因此昏倒了过去。

想来,大概是镇上的人将自己带到了这里,再找了块舒适的地方,令他得以休息一阵吧。楚天南咧嘴一笑,心中暖意渐生,他本还以为,自己又会躺在冰冷的地板上醒来。

他自小跟着师傅修行,后来不知何故他师傅便闭门不出,直让他去人间历练,寻找道心。

他受师傅教导,一身正气浩然,匆匆三百年,不曾有过动摇,终悟得自在随心之道,心念通达,方有了如今这般修行。

每日他总会迟迟醒来,然后将这一生想个数遍,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找到自己的方向。

楚天南摇了摇头,自嘲一笑,哪有什么自在随心啊,不过都是装出来的罢了。此刻,他正准备起身,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楚天南一惊,定睛一看。

只见一位身着灰布素衣的女子,散着头发,未施粉黛,相貌极为清秀。此刻,她正端着一

《信命崖》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