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长安月下》长安月下功夫小面筋 小说完结版 长安月下罗御

更新时间:2020-03-19 00:10:57

《长安月下》长安月下功夫小面筋 小说完结版 长安月下罗御 连载中

《长安月下》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六宝儿 分类:职场 主角:李寿,薛勉

主角叫李寿,薛勉的小说是《长安月下》,它的作者是六宝儿最新写的一本职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于公于私,玉修总要尽些力的,有些无奈地劝李寿:“对永昌侯你总该敬着些的,他总是大琞的大将军。” “嘁——”李寿嗤笑:“他就算是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于公于私,玉修总要尽些力的,有些无奈地劝李寿:“对永昌侯你总该敬着些的,他总是大琞的大将军。”

“嘁——”李寿嗤笑:“他就算是大司马又如何,不过是公主府上的奴婢。”

薛勉的奴婢出身一直让人诟病,自求娶长公主之后更是被传为笑柄——家中的奴婢居然敢觊觎主人,尤其是薛勉是被逐出公主府的,在有心人的刻意抹黑下私下不知传出多少难听的话,直到皇帝震怒,直到薛勉一步步爬得更高,直到……死去的死去。

玉修无言,苦笑不已:“你平时不是还信英雄不问出身的么?”

李寿嘴硬道:“我也就是说说!”

玉修耐心劝道:“你听孤一言,父皇想成全薛勉未尝没有借此削弱他手中军权的打算,但主要还不是为姑母考虑?八年前他因战功上殿受封时求娶姑母父皇也曾怒而斥之,可此后八年来薛勉屡立战功,所求仍是如此,父皇斥责过惩戒过劝告过,到如今人过而立之年,家中连个妾侍也无,是真情还是假意也该有个分晓了,你凭心而论,若他所求不是你是母亲,这番情真你焉能不为之动容?”

李寿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可是每次提起薛勉母亲脸上的憎恶又不似作假,他又怎么忍心违逆母亲的意愿。

玉修不知他所想,见他垂眸以为他有所动容,便斟酌了一下继续劝道:“姑母当年为了父皇所受的委屈,父皇又何尝不知,他是有心怜惜姑母,否则朝中又不止薛勉一人,他又何必由着姑母这般拧着?”

瞧着气氛有些压抑,玉修深知点到即止,旋即一笑道:“说来也可笑,父皇同姑母都这把年纪了居然还赌气,姑母不肯进宫看望父皇,父皇也赌气不召见她,偏又怕有流言对姑母不利,时不时的还得提醒自己多加些赏赐,前几天父皇终于忍不住微服去了长公主府,居然还吃了个闭门羹!”

他说到这闷声笑起来,因笑的是自己的父亲,声音压得低低的,温和而磁性地嗓音迅速安抚了李寿的情绪,李寿也嘿嘿笑起来,坐在桌案上低头看玉修,一双乌黑瞳儿闪闪亮亮,对看自家皇帝舅舅难得出糗大是感兴趣:“哪天的事?我竟不知道?”

玉修屈指敲他额头:“这等事怎会让你知道?全天下也就姑母敢跟父皇这样不客气了!”

李寿捂着额头很自然地分辩:“母亲当他是兄长才会这样的!”

玉修微笑,意味深长道:“父皇当姑母是妹妹才会这样啊!”

……李寿愣了半晌才明白又被他绕进去了,果断跳下桌案就往外走:“我去看外祖母。”

玉修扬了扬眉梢,眼睛里有一丝纵容的笑意,也不拦他。他的话纵有两分假李寿也没必要知道的。

不说玉修心思深沉,李寿在宫里素来无甚顾忌,出了建章宫一路横冲直撞往长乐宫的方向去。

云州侯楚晏老远看见气势汹汹的李寿,目光闪了闪,竟若无其事地绕到李寿的必经之路上,等着埋头直冲的李寿毫不意外地撞在他身上,看着引路的宫人都目瞪口呆。李寿抬头看清楚晏的脸,脸色便黑了下来,毫不客气的抬手去拨楚晏:“滚开!”

虽说云州侯年纪轻轻便凭本事袭了爵,乃是近年声名大噪的年轻俊杰,可是宫人们衡量了一下,还是觉得在宫里生活可以得罪云州侯但绝不能得罪大城长公主,于是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仿似木头桩子似的。

楚晏年十九,生得甚为英武,本是将门虎子又自幼在军中长大,岂是李寿这点能耐能拨弄的,却佯作踉跄被拨到一边,身子顺势一转变成与李寿同行,李寿往前冲了几步察觉不对侧脸看他,不耐烦道:“你跟着我做什么?”

楚晏对他这坏脾气不以为意,坦然自若地微笑:“我以为这叫‘同行’,今年的贡茶该是到了,臣想去向太后娘娘讨两杯。”

云州侯与太后以姑侄相称,所以言语间颇多亲昵随意,其实真算起亲戚早出了五服了,真真是八竿子打不着,却是当年七皇子突然被封为太子后老侯爷主动攀的表亲,当时于美人母子正是缺乏助力的时候,如何会拒绝?楚晏生得仪表堂堂,自小对军事就颇有天分,又拉得下架子在于太后面前真如侄儿一般奉承,倒也有几分情谊。因他在皇帝面前向来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又果然真材实料,倒是两相看他都欢喜,端的是左右逢源,长安子弟提起来竟也多是赞的,这样一个年轻俊杰李寿却极不喜欢他,旁人问起也没个理由。

李寿听他要同去长乐宫不由脚步微顿,心想着要去找外祖母说的事若有外人在场怎好启齿?嘴上却嘲讽道:“那你不必去了,外祖母已将茶许给我了,不会拿给你喝的。”

楚晏苦笑,眼神里却藏着一丝狡黠:“我好歹也是你的长辈,你……哎——”却是李寿一拳砸来,楚晏早有预料熟练的抓住自己脸前的拳头,被抓住手的李寿暴怒:“放手!”

楚晏嘻皮笑脸道:“不放,我家寿儿好容易与我亲近一回,我怎忍心放手?”

“混蛋!”李寿暴怒之下抬脚就踹,当真是吃Nai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哎哟”一声楚晏抱着小腿在单腿在地上跳,李寿顺势抽回自己的手,见他吃痛顿时喜笑颜开,又竖起眉毛作凶神恶煞状:“哼,再来招惹本公子,打断你的狗腿!”真是自觉威风八面,手背在身后悄悄抖了抖——刚才被捏的有点疼。

李寿出了一口气。转身正想扬长而去,背上忽然一重,耳畔就传来狡黠的声音:“狗腿被你踹断了,走不了路了,你得背着我!”

李寿这个气啊,真真是讨、厌、死这人了,左甩,右甩,甩不掉,往后踹吧又觉得太毁形象——还那么多人看着呢,憋红了一张脸吼:“都不想活了?还不快把他给我拖下来!”

领头的内侍真的很想仰天悲愤一下,怎么那么倒霉就摊上这俩小祖宗了呢?看李寿拿眼瞪他,再不上就真的小命不保了,只好硬着头皮上前:“侯爷的腿可有大碍?是否需要传唤御医啊?”

李寿怒瞪:“说什么废话,快把他给我拽下来!”

云州侯笑眯眯地看着内侍:“不用了。”

头顶上是云州侯笑眯眯的注视,一边是李寿怒火冲天的瞪视,内侍的冷汗都能洗澡了,真是前有狼后有虎谁来拯救他一下啊……

大概上天真的听到他内心的呼唤了吧,忽然一声娇笑:“云州侯和咱们小公子感情真好!”

好、你、妹、啊!李寿盛怒之下差点冲口而出你眼瞎么?被云州侯悄悄拧了一下,吃痛“嘶”了一声,倒把要出口的话堵了回去。

楚晏放开李寿站好,看着迤逦而来的一行人,正是仁帝宠妃李夫人,依礼制夫人仅次于皇后,爵比诸侯王,云州侯爵属关内侯,次夫人二等。待一行人走近站定,楚晏一本正经的向居中的宫装丽人躬身行礼,唇边的笑只维持基本的礼仪:“李夫人安好。”

李寿不满地瞪了楚晏一眼,就算帮他也不用使那么大劲吧,疼死了!还是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裳跟着随意行了个礼:“夫人安好。”

新安侯爵属列侯,较楚晏还要再高一等,琞朝没有分封异姓王的制度,列侯便仅次于诸侯王,乃是侯爵制的顶峰。李寿并未承爵,但身份特殊,在宫里随意惯了,并不在乎李夫人,加上李夫人方才说的话实在不入他耳,行礼便马马虎虎了。

李夫人笑笑也不在意,她双十年华的模样,生得一张鹅蛋脸,肌肤胜雪,樱唇含笑,眼尾略微有些上挑,但因仪态端方大方,便不显得极妩媚,而皎如月华,使人可亲,与另一位齐夫人的美艳截然不同。她膝下有一子一女,长子为四皇子玉侑,年五岁,次女阳泉公主,年二岁,仁帝子嗣上颇有些艰难,她已经算是高产了,因而地位相当稳固。

这会李夫人看着一高一矮的两人并排而站,掩口一笑,与身侧的清凉殿少使说了句什么,引得身侧的家人子都窃笑起来,李寿更不高兴了,她倒落落大方:“本宫是在夸二位一位白玉公子,一位英俊将军,好不美哉,倒比花儿好看多了!”

她一说一群家人子笑得更放肆了,一个个举袖掩着唇,却拿眼睛不住的瞄,眼角眉梢的一朵朵桃花乱飞,便有几位胆大的应了一声:“夫人说得极是!”

李夫人便笑道:“怎么,小丫头Chun心动了?若是人家愿意,本宫乐得成全你们!”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