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世于归》传奇盛世八荒归一装备 同人 盛世于归健气受

更新时间:2020-02-21 18:03:04

《盛世于归》传奇盛世八荒归一装备 同人 盛世于归健气受 连载中

《盛世于归》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央玥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南翊,少夫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央玥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盛世于归》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南翊,少夫人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幼筠坐在椅子上,双手杵着下巴,看着摆放在角落的漏壶,上面的刻度时间已经到了子时夜半。 她总不能要在这里坐一个晚上吧,可是让她去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幼筠坐在椅子上,双手杵着下巴,看着摆放在角落的漏壶,上面的刻度时间已经到了子时夜半。

她总不能要在这里坐一个晚上吧,可是让她去睡觉,也未必会睡得安稳。

门轻轻的打开,又合上,紧接着是文稳健的脚步声,朝着自己走过来。

“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南翊厉的语气很随和,仿佛在和一个相处多年的人谈话,而不是一个才刚成婚,还处心积虑想要杀掉自己的女子说话一样。

见幼筠不回答,他也无所谓,脱掉外套随手一扔,很精准的挂在屏风旁边的衣钩上。

“早点睡吧,明天只怕是天不亮就要起床,要忙上一整天。”

南翊厉说着,走到衣柜前,抱出一床被褥,简单的铺在卧榻上,看样子他并没有打算到隔壁厢房睡觉,也没有打算和幼筠同挤一张床。

四年的军旅生涯,但凡是眼睛看到的一切,都有自己动手,所以他的身边不需要有婢女时刻照顾着,一个人就能把自己照顾的很好。

幼筠一个字没说,南翊厉已经宽解衣带,很舒服的躺进被褥里;对于身旁有一个时刻准备着要杀掉他的人,一点防范都没有。

难道她就弱到,连防范的必要都没有吗?

既然对方睡得那么舒服,幼筠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在椅子上坐一晚,这不是自虐是什么。

她怀里紧揣着匕首,这是苍莳给她用来防身的,那时候苍莳的愿意并不是让她来杀人,只是觉得世途险恶,就算是女子,也需要多加防范。

谁知道一语成谶。

房间里的布局是复式的,推开门走进去,先看到的外室,而后再穿过半圆状的隔栅,才到寝室里面。隔栅上挂着珠帘,从外面往里面看,能大概瞧个朦胧,却看不真切。

卧榻放在外室,平时供人小憩或者是午睡,南翊厉睡在外面,如果想要进寝室,一定要拨开珠帘,珠帘碰撞发出的清脆声音,也算是一种提醒。

幼筠四下看了一会,转过身拨开珠帘往寝室走去,南翊厉连身旁有个要杀他的女子都不怕,安然入睡,她又有什么需要害怕的呢。

昨晚,南翊厉是下了狠劲,把她甩出去撞碎木桌,那叫一个结结实实的痛,伤在背后,幼筠虽然看不见,可是也能料到已经乌青大片。

就算南翊厉带了药油又有什么用,她一个人也不可能擦拭背后。

想到这里,幼筠叹了一口气,把药瓶搁在床头旁的梳妆台上,这点蝇头小利,对她有用处吗?

背后的伤再痛,也不及四年前,被所爱的男人,用剑刺穿腹部时候的绝望和凄苦,算不了什么。

幼筠在床上辗转反侧,皎洁的月光透过镂花的木窗投射进来,在地上印出好看的图案,发出幽森森的凉气。

当年她初见南翊厉的时候,刚好是十五及笄的豆蔻年华,犹记当年,异常的冷,那一座江南小镇竟然飘起了银白的雪花。

幼筠从来不曾见过雪,听老人家们说,这种地方下雪,可谓是百年一见。

那日,她调皮贪玩,带着小婢瞒过家人偷偷溜了出去,只为看落慢雪花的湖面,是如何的一番景象。

在半圆形的拱桥上,她穿着一身淡雅的长袖襦裙,绯红色的对襟褙子,因为天气寒冷,在领口以及前襟缝绣了白色的绒毛,为了御寒披着一件枣红色的斗篷。

她站在拱桥上,第一次见到南翊厉,如同画里走出来的男人,明净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世上竟有这样的人,教人看了一眼便再也忘不了。

这样如同天人的男子,毫无征兆的走向她,让她疑心这是一场梦。

“这是姑娘跌落的绢帕吗?”

南翊厉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很俗气的客套话,而他手中的真丝绢帕,上面绣着盛放的水仙,不是她所拥有的。也许是哪位不知名的女子跌落,让他误会了。

其实,只要稍微想一下,就会察觉破绽,南翊厉根本就是随便找了一个借口,目的是为了接近她;可是,那时候,她还那么小,如晶莹的白雪那样不谙世事。

月余后,南翊厉已经取得他们家所有人的信任和欢心,而幼筠已经及笄,嫁人做一个贤良的妻子,也是案板上的事情。

本以为精心呵护的小幸福,会一直下去,直到她被五花大绑,押解跪在南翊厉的面前时,她还深信不疑。

“杀了她,本官就相信你。”

这句话,如同禁锢的咒语一样,让她动弹不得。

幼筠猛地睁开眼睛,腊月寒冬,她竟然被汗水打湿了额间的碎发,那些梦,她以为一同埋在黄泉里,再也不会想起来。

“少夫人,你醒了?”

流韵早就打来洗漱的温水,在一旁候着,她和丹衣都是唐太傅所训练出来的杀手,对于奴婢的工作,还不是很清楚。

幼筠抹了一下额头上的虚汗,渐渐回过神来,这里哪是什么江南小镇,那些遥不可及的梦,她连伸手去触碰的资格都没有。

“南翊厉呢?”

幼筠撑着手臂坐起来,警惕的问了一句,该不会半夜收拾包袱,潜逃去了吧。

丹衣站在一旁,双手缠绕抱胸,听幼筠这样问,马上回答说道:“太傅让你来是稳住少将军,可不是让你来这里动Chun心的。”

幼筠略微抬起眼帘,目光锐利的看着丹衣,眼前这个女子厌恶她,她是知道的。过着非人的生活,练就一身本领,却屈就在这里当一个奴婢,不管是谁心里都有气。

“你若是不满,大可和义父说去,摆着一张脸在我面前,是没有用的。”

她看着丹衣,语调生冷的说着,人家不喜欢她,难道她还要热枕的凑上去被打脸吗?

幼筠自己梳洗完,再穿上衣裳,在铜镜前随意的照了一下,便打算出去。

女为悦己者容,所以她没有特别打扮的必要。

“少夫人,我虽然手艺笨拙,可是也能帮你绾发髻。”

流韵站在一旁,轻声笑着说,哪有将军府的少夫人,编着大辫子走出去的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