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龙域战兵》龙域战歌 圣水 龙域战兵激H

更新时间:2020-02-04 12:03:46

《龙域战兵》龙域战歌 圣水 龙域战兵激H 连载中

《龙域战兵》

来源: 作者:翼文 分类:婚恋 主角:叶放,武康凯

完结小说《龙域战兵》是翼文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放,武康凯,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你母亲的医药费,都算到我的账上,不,这位病人,所有的住院费用,都算到我的账上。” “什么?”那护士以为自己听错了。 武康凯认识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母亲的医药费,都算到我的账上,不,这位病人,所有的住院费用,都算到我的账上。”

“什么?”那护士以为自己听错了。

武康凯认识这青年?貌似并没有,可他为什么这么说?

“你还要我说第二遍?”

武康凯反问道。

“不……康主任,我知道了。”那护士急忙转身离开。

叶放很迷惑的瞥了一眼武康凯,从眼前这位老者挺拔的背脊,和透体的英气中来看,便猜出点什么,神情并没有那种感激,或者是感动,淡无风云的问:“为什么?”

“因为我儿子,曾经也有一块跟你一样的令牌。”

武康凯高声回答。

“您是——”叶放肃然起敬。

这样的令牌,就只有龙域的人才会有。而曾经,说明眼前的老者,极有可能是一位龙域烈士家属,并且,他还可能是某位退居三线的老军医。

“年轻人,请跟我来。”武康凯面色明显很红,带叶放进了他的办公室,关好门窗,才肃然敬礼说,“原三零一野战医院,中校主任武康凯。向您致敬。”

“您是武叔叔……”听到武康凯的介绍,叶放差点没冲上去,忍住思绪,眼前居然就是武钢龙的父亲,他回礼道,“原龙域中队上校中队长叶放,向您致敬。”

“龙域蛇首,您……您是我儿子一直跟我念叨的军神!”

武康凯严苛的脸庞,出现一丝柔情。

叶放哽咽了一下,眼帘没湿,为了他家人的安全,他一脚踢死武钢龙媳妇和老毒狼属下那件事,被军方严格保密,所以武康凯以为,他儿子的死因,也是意外的。

叶放没扯远,严肃道:“我只是欠您一万两千的叶放,您叫我小放就好。”

“小放,区区一万二千,现在社会,根本不值一提,哪值得您为了母亲使出龙域令牌,您为国家做的贡献,超越了一切金钱。”武康凯说话间,浑身上下打量叶放,确定他没受伤,才说道,“您现在还回龙域吗?”

“不回了。”叶放递给武康凯四千块钱。

武康凯没询问更多,不愿意接钱,叶放出言道:“武叔叔,钱我一定要还的,只是,剩下的的确要等到下次。”

“好,不愧是我儿子的榜样。你放心,母亲在这个医院,绝对会得到最好的治疗。”武康凯接钱,肃然起敬的敬礼。

“谢谢您!”

叶放也给武康凯回了一个军礼。

叶放没想到,就是这个在手术室里年近六十的老人,在他都没意料到的情况下,手刃了老毒狼。

……

叶放不喜欢负债感,也不喜欢被欺压,这是在军营十年,钢铁般的磨砺,带给他的品德。鞋厂的位置,叶放依稀记得,妹妹和母亲一个半月的工资,大概在8000块钱,所以,他现在就想找到陈星宇,连母亲的医药费一起讨回来。

“陈老板不在,这里都有黄毛罩着,谁想重蹈覆辙,就往前面冲试试看。”工业园靠里面,马路上有一条用红砖划的红线,人称黄毛的黄鑫肩扛一根钢管,身后跟着八个小弟,严阵以待。

“陈星宇不在?”叶放的声音很洪亮有力,所有讨债的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有好几个都还认出了叶放,很惊讶的说:“他好像是冷晓秋家的小放,退役回来了啊。”叶放对他们一一微笑。

陆富才是叶放以前的邻居,扯开嗓子说:“小放,陈星宇就在里面,他现在正准备卖掉鞋厂的设备,千万不能叫他们得逞,否则,我们的工资,就再也追不回来了。”

“好。”叶放径直走向黄鑫。

黄鑫本来很嚣张,抬头瞥着天空,嘴角还叼根白沙,可瞥到叶放,活生生的被烟呛了一口,“咳咳”。他来不及拍胸口,钢管掉在地上脸色煞白,只听叶放道:“又见面了,缘分啊。”

黄鑫心中窜过一万只CNM ,什么缘分,冤家路窄。

一个混子以为黄鑫被烟呛到了,昨晚光线模糊,没看清这就是昨晚的猛男,用钢管指着叶放叫嚣道:“尼玛逼,敢在我黄哥面前装腔作势,找死啊,谁跟你有缘,少巴结我们,忙正事呢,再不走,抡死你。”

“啪。”黄毛甩手就是一巴掌。

那开口说话的混子蒙蒙的,听到巴掌声,都不敢相信黄鑫是打他。只听到黄毛弱弱的说:“大哥,缘分,的确是缘分,您来这有事吗?”

听了黄鑫这句话,剩下几个男的都对叶放有了些印象,想到他昨晚一拳给人打个肺出血,立刻毛骨悚然。生怕叶放报复,一个个都叫道:“大哥。”“大哥。”

“少废话,滚。”叶放面色冷厉。

“呃……”黄鑫犹豫了一下,可当叶放的手微微一动,他吞了一口唾沫,连声道,“是是是,大哥,有空您给我电话,我请您喝酒。”一边惨叫,一边哎呦滚在地上跑了。

其他混子见黄鑫带头,哪里还敢有看厂子的脾气,都急忙滚着跟上。

“小放,你不是也跟着他们混了吧。”见他们怎么都驱赶不走的混混,叶放到了就见到瘟神似的,陆富才关切道。

叶放知道乡下人最忌讳的就是混,拍掉裤脚的松针,放心一笑说:“大伯误会了,他们昨天在火车上想偷包被我抓住教训了一顿,所以才会怕我的。”

“哦,原来是这样。”陆富才宽心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

“哎哟。”刚进入到楼梯口,要债的工人就从二楼的厂房鱼贯而出。纷纷缩到了叶放的后面,这时,一个魁梧挺拔,站在门口还得微微低头的男人,手中握着一把长柄钢剪,一边听电话里黄鑫说:“陈老板,我被打得屁滚尿流了。”一边横眉毛看向叶放,“你就是那个猛男?”

“我猛,如果只是打得人吐血就算,那我的确是好了。”叶放无所谓的耸耸肩。

装逼!

陈星宇一蹙眉,真想说你这个逼装得我给你满分,打得人出血,你以为你是黄飞鸿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